Friday, June 17, 2011

Catalunya is NOT Spain

(written on July 2nd, 2010)

這是一個微妙的時機, 讓以下這些和巴薩, 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
相關的事實和現象同時發生, 也促成了我寫下這篇文字的動機.

如果它們閱讀起來無甚條理, 或許是因為解釋現實世界中這三者
的糾葛本來就是件極其困難的任務.

------

當 Xavi, Iniesta, Puyol, Pique, Busguets, Pedro, Victor Valdes
和 David Villa 代表西班牙隊在世界盃擊敗葡萄牙挺進八強的同時,
諷刺的是,他們所效力的巴塞隆納與加泰隆尼亞地區,卻遭受了政治上
的嚴重挫敗。

經過超過四年的糾葛,六月 28 日和 29 日,西班牙的憲法法庭
(Tribunal Constitucional)終於對 2006 年新修訂並通過實施的
加泰隆尼亞自治法(Estatut d'Autonomia de Catalunya de 2006)
作出裁決。

儘管憲法法庭裁定通過了其中超過 95% 的法條(其中包括: 由於歷史
和文化因素,加泰隆尼亞可繼續使用「國家(nacion)」這個詞來稱呼
自己,即使這個字眼在目前的西班牙憲法中不具任何效力,加泰隆尼亞
這個自治政體,也仍屬西班牙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卻刪除了其中 14 條
最關鍵的條文,並「改寫」另外 27 條。

被刪除的 14 條當中,最具代表意義的是以下這段,原自治法條文中
第 6.1 條,開宗明義對於加泰隆尼亞語(Catalan)的釋義:

http://www.gencat.cat/generalitat/eng/estatut/titol_preliminar.htm#a6

"Catalonia's own language is Catalan. As such, Catalan is the language
of normal and preferential use in Public Administration bodies and in
the public media of Catalonia, and is also the language of normal use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 in the education system."

「加泰隆尼亞語為加泰隆尼亞之母語。因此,加泰隆尼亞語為加泰隆尼亞
『一般(normal)』且『優先(preferente)』於政府機關與大眾媒體使用之
語言文字,同時為學校教育一般使用之語言文字。」

憲法法庭裁決,以上這段文字和西班牙憲法中載明西班牙語為「唯一官方文字」
的立場相衝突,因而違憲。

其他遭憲法法庭否決的條文,主要遭剝奪的權力在於司法(包括加泰隆尼亞
地區這幾年逐步培養的自治法院和陪審團等機構)和稅收自主權方面。

在憲法法院的裁決終於出爐之後,加泰隆尼亞地區一片嘩然之聲,
現任自治政府最高首長主席 Jose Montilla 強調,憲法法院應當尊重
加泰隆尼亞自治法之整體性,不可任意裁決刪除部份條文。他呼籲所有
自治區人民起而抗爭,並且已經決定,將於今年七月十日,聯合自治區
各商會和社團機構,舉辦大規模的罷工示威遊行活動。

加泰隆尼亞地區六大主要政黨其中的四大: 集中統一聯合黨(暫譯)
(Convergncia i Uni, CiU)、加泰隆尼亞社會黨(暫譯)
(Partit dels Socialistes de Catalunya, PSC)、
加泰隆尼亞共和左傾黨(暫譯)(Esquerra Republicana de Catalunya, ERC)、
與加泰隆尼亞綠黨(暫譯) (Iniciativa per Catalunya Verds, ICV) ,
平時對各政治議題立場大相逕庭,現在合計佔加泰隆尼亞議會八成席次的他們
卻決定組成聯合陣線,準備在西班牙國會提案,企圖提出憲法法院的裁決無效之訴。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會問,為何加泰隆尼亞要對西班牙憲法法院的裁決
如此群情激憤?尤其在自治法當中超過 95% 的條文都獲得通過的情況下?

這個問題的原因,除了之前所提,自治法當中遭刪除的部份包括了語言、司法
和稅收等攸關加泰隆尼亞自主發展的關鍵部份外,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
這部自治法被送上憲法法院釋憲過程之荒謬。

2006 年六月,在先後經過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國會多數通過之後, 加泰隆尼亞
自治法得以舉行公民投票, 並獲得 73.24% 的選票支持, 順利通過
(儘管這次自治法公投, 創下了有史以來投票率首度低於五成 (48.85%) 的紀錄) ,
並在同年八月交付執行.

然而, 在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國會表決階段, 都對此一自治法投下反對票的西班牙
人民黨 (Partido Popular, PP, 西班牙國會目前最大的反對黨, 立場中間偏右,
保守主義) , 提案將自治法當中的 125 條交付憲法法庭裁決. 在西班牙憲法法庭的
大法官成員已經超過六年沒有正常改選的情況下 (諷刺的是, 當時阻擋憲法法庭改選
成員的最有力力量, 正是西班牙人民黨), 由這個憲法法庭作出的裁決,
會引起加泰隆尼亞絕大部分民眾的憤怒, 也就不難想像了.

對於已經因經濟問題焦頭爛額的西班牙總理 JosLuis Rodrguez Zapatero 來說,
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在這個時候再起爭端, 絕對是他最不願意看見的事情.
目前最新的消息是, 他已經承諾將盡快與自治區政府主席 Jose Montilla 見面,
尋求解決目前爭端, 滿足大多數人民預期的方式.

------

看完以上這段新聞提要, 許多人一定會問, 這些政治上的紛擾, 和 FC Barcelona
有什麼關係?

這個問題的答案, 難以用三言兩語解釋.

如果說, 在甫卸任的巴薩主席 Joan Laporta 帶領下, 巴薩獲得了隊史以來
競技上最大的成功, 絕不是一句誇大之辭: 兩座歐冠, 四座聯賽冠軍,
國王盃冠軍, 世俱盃冠軍, 和其他大大小小的獎盃...

然而, Laporta 的功績並不止於此. 在他任內, 巴薩勇於擁抱全球化的浪潮,
不只是一支 "加泰隆尼亞人的軍隊". 巴薩同時用傲人的成績和正面的形象宣傳
(尤其是與 UNICEF 的合作), 讓球迷數目在世界各地迅速增加, 成為全世界商業
收益前幾名的球隊. 在穩定成長的商業收益下, 球隊的經濟狀況, 也比 2003 年
Laporta 接任時, 有了長足的進步和改善.

簡而言之, Laporta 的功業, 絕對會讓他的繼任者備感壓力, 因為目前這支球隊
已經站在隊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峰.

但是, 在巨大的功績底下, Laporta 的個人形象一直備受爭議. 除了擅於利用
媒體的敢言作風之外, Laporta 更是個不折不扣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支持者.
不只一次, Laporta 都公開表示過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支持; 儘管讓巴薩成為
全球球迷人數最多的球隊之一, 但 Laporta 也不只一次公開表示, 巴薩過去,
現在和未來, 都將是加泰隆尼亞人最重要的象徵.

儘管 Laporta 勇於表達個人政治立場的作風, 近年來不斷遭受來自馬德里方面
和他的競爭對手的批評, 指責他以巴薩主席的身分, 把這支球隊當作散播個人
政治立場的工具, 但 Laporta 帶領下球隊的成就, 又讓這些指責和雜音缺乏力道.

種種跡象更顯示, 熱衷政治的 Laporta, 在卸下巴薩主席的身分後, 即將投入
加泰隆尼亞的政治圈. 過去一年來, 不斷有各種猜測, Laporta 將會加入
分離主義政黨之一的 ERC, 投身今年秋天的加泰隆尼亞國會大選; Laporta
家喻戶曉的公眾形象, 和擔任巴薩主席的成就, 讓他成為每個政黨都想拉攏的
對象.

結果, Laporta 再度令所有人大吃一驚. 剛卸下巴薩主席的他, 已經立刻決定
將成立一個新的政黨: 加泰隆尼亞民主黨 (暫譯) (Democracia Catalana, DC) .

Laporta 將代表這個積極支持獨立運動的政黨
(口號: Som una nacio (We are a nation)), 出征今年秋天的國會大選.

儘管 Laporta 和 DC 未來的組織, 計畫和動向, 要等到明後天正式記者會後
才會更加明朗, 但考慮 Laporta 至今累積的人脈和聲望, 和他在巴薩主席任內
所展現出的處事手腕, DC 對於加泰隆尼亞, 乃至於西班牙政治未來的影響, 都是
不可小覷的. 憲法法庭裁決加泰隆尼亞自治法違憲, 導致民情激憤的事件,
更有可能成為讓 Laporta 政治生涯起飛的最大助力.

儘管 Laporta 離開了巴薩, 但他未來可能在不同的位置上, 帶給這支球隊
和加泰隆尼亞更大的影響.

------

Sandro Rosell 以破紀錄的得票率 (61.35%) 當選新任主席的事實, 除了說明了
他的競爭對手都太過彆腳之外, 也象徵著有不在少數的會員已經厭煩 Laporta
體制中的某些特徵: 政治體育不分, 作風獨裁, 用人唯親...

然而, Rosell 上任後, 除了必須馬上對於前任主席留下的球員轉會僵局
(Ibra, Yaya, Juan Mata...) 作出決定之外, 他對於加泰隆尼亞政治的態度,
更是一個值得觀察的課題. 他能否保持 (到目前為止) 目前保守謹慎低調少言
的舉止? 從過去的言行看來, 令人很難有太高的信心.

更重要的是, 儘管 Rosell 在競選期間選擇對許多重要議題都模糊以對,
不提出具體的意見, 但他未來對於會員 (Socio) 的政策傾向 -

將對外國籍會員人數作出限制, 加泰隆尼亞籍的會員將享有比西班牙籍和其他國籍
的會員享有更高的權力 -

除了點出了 Rosell 也是個投機主義者 (當然, 2003 年宣傳將簽下 Beckham 的
Laporta 也是), 而這也是一種譁眾取寵騙取選票的招式之外, 更令人擔心的是,
這種極端強調加泰隆尼亞正統性的思惟, 是否只是一種針對 Laporta 帶領下巴薩
擁抱全球化政策的反動, 但卻將讓這支球隊走上另一條封閉, 更具排外主義的道路?
這是另一個需要觀察的重點.

一個新時代即將到來. 巴薩會員們 (絕大多數是加泰隆尼亞籍) 作出了選擇.
但這個選擇將會由全球的巴薩球迷們共同承擔.

------

回到西班牙隊和巴薩的問題. 沒有人能否認的是, 2010 的西班牙國家隊,
不只擁有史上最多人數的巴薩球員, 巴薩球員佔據了前中後場三線的骨幹,
踢的更是巴薩控球在腳, 中場傳導的球風 (最新一個這樣講的人, 是葡萄牙
總教練 Carlos Queiroz).

歷史上, 西班牙國家隊從來沒有這麼依賴過巴薩的球員和戰術體系
(以前是聞所未聞, 難以想像的) ; 而這支西班牙的成功與失敗,
也將直接與巴薩球員的表現相關.

然而, 在自治法釋憲判決出爐, 加泰隆尼亞醞釀大規模抗爭的這個時機,
巴薩球員 - 尤其是曾踢過加泰隆尼亞代表隊的 Puyol, Xavi 等球員 -
在西班牙隊當中的心境勢必是十分微妙的.

微妙的原因, 不只因為身為加泰隆尼亞人卻替西班牙隊效力的事實 -
儘管這是台灣主流不求甚解, 習慣簡化現實環境的皇馬球迷最簡單貼上的
標籤, 儘管這可能只佔極小一部分 - 更重要的原因是, 這些加泰隆尼亞
球員對於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兩個政治實體都擁有高度認同, 並且渴望
替西班牙爭取榮譽的事實.

不只是西班牙需要加泰隆尼亞 - 以奪冠提振民心士氣, 讓目前極度蕭條的經濟現況
注入一記強心針.

加泰隆尼亞也需要西班牙 - 加入西班牙隊讓球員獲得在世界舞台上發揮,
贏得世界盃冠軍, 加強自我意識的機會.

這兩種認同之間同時存在, 互相衝突卻又能在某種情感基礎上取得和諧.
這種現象在 2008 年歐錦賽上已經出現, 但在今年世界盃上顯著到令人難以忽略.
對我而言, 這種雙重認同是觀察今年的西班牙隊場上表現之外最感興趣的部分.

從某種角度來看, 今年的西班牙隊 (加泰隆尼亞勢力佔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
或許也是目前西班牙處境的縮影.

------

無論你喜愛與否, FC Barcelona 的誕生, 成長與茁壯, 和加泰隆尼亞
地區 / 國家的政治發展密不可分, 是不爭的事實.

漠視政治和歷史存在的球迷, 終究無法理解球隊精神的來源, 以致於
對於球隊的感情無法深入.

而在目前這個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政治和體育正巧互相露出糾纏痕跡的時機,
希望能有更多球迷起而關注這兩者之間過去的歷史和目前的關係, 而不至於
把巴薩, 加泰隆尼亞, 西班牙和皇馬之間的關係流於一廂情願的二元論述.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