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9, 2007

[Travel] Dance to Death




在過去十二個月之後,我在旅行時只信賴兩樣東西:我的相機
和我的 iPod。

----

我猛然驚醒在三萬呎的高空上。窄小的座位旁邊,一對荷蘭夫婦正睡
得香甜。漆黑的夜空裡,紅色火把排成的幾何圖案,連綿不斷地散佈
山嶺和原野之間。底下的陸地應該是印度或巴基斯坦吧?我一邊呆
望著窗外一邊心想著。

混合著興奮和焦慮的情緒,我把 iPod 轉到了當時自己最喜歡的一首。
沒有任何曲子,比起 Evidence,能夠更精確地捕捉到 Monk 和 Coltrane
兩位宗師的夢幻組合在 Carnegie Hall 激盪而出的火花。

酸痛的身體被限制在狹小的座位裡寸步難行,心靈卻早已跟著音樂振翅高飛。

約莫三個月後,當我在 Village Vanguard 裡聽到莊重穩健的 Cedar Walton
彈出這首曲子的第一個音符時,心頭一陣狂喜,眼淚幾乎要立刻奪眶而出。

----

儘管久仰盛名,法國領事館前面的人龍還是比我想像的要長上許多。
我認命地排在隊伍裡,前後的人潮多半有伴。

本來陰沈的天空終於開始下起雨來。水滴從小顆很快地變成大顆,落下的
頻率也越來越頻繁。我的周圍開起了一朵朵傘花,而我只是把防水外套的
拉鍊拉到最高,同時把 iPod 的音量調大。Daft Punk 的 Homework 不管
在什麼時間、什麼場合和什麼情境下聆聽,永遠是那麼的鮮活躍動。

它們的音樂幫助我暫時忽略了溼冷的天氣、陪伴我渡過了四個小時在冷漠
無禮的法國領事館辦理簽證的時光,也在我後來飛往巴黎的班機上肆意忘
形地大唱著。

----

三月份從 BCN 回家的班機上,我從來沒有那麼歸心似箭過。

My My 的 RA Podcast 不只是我過去一年來聽過最棒的 DJ Mix,它更在
這個時刻讓我的心靈得到了釋放壓力的出口。不只是靈巧流暢的接歌技巧
和品味脫俗的歌曲選擇,整個 mix 山外更有一山的情境轉折,以及在輕鬆
寫意的 mix 旅程當中隱含對 house 音樂的認真執著,都是在其他 DJ
mixing 當中鮮有達到的境界。

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

一夜不得好睡的我,狼傖地拖著行李闖入了 Berlin 的大街上。
在似乎已經全自動化的捷運、巨大的建築物和眾多的歷史遺跡相比,
人類的蹤影似乎是這個城市裡最缺少的東西。

把行李丟在 Hostel,我漫無目的地在 Berlin 的街道上散步著。
接近正午的太陽晒的人有點發昏,路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塗鴉,
耳機裡 Booka Shade 的 Movements 這張專輯儘管已經不知道重覆
幾次了,然而在那個當下,這些我本來已經十分熟悉的優秀曲子突
然有了更加撼動人心的力量。

這個城市就是 Booka Shade 出身的地方;這個城市也是電子音樂
發跡的源頭...一邊散步一邊這樣想的我,心情突然變得激動無比

從這個城市開始,我無論到哪裡旅行都會隨身戴著 iPod-不論是
靜寂無人的博物館、或是眾聲喧譁的觀光景點皆然。對於總是獨自
一人旅行的我來說,也許隔絕外界的聲音,才能讓我對於眼前的
景物更加專注和投入。

----

人聲鼎沸的 Prague Castle 一角,已經感到連日旅行疲憊的我,
斜靠著牆站立,一邊看著眼前興奮的各國旅客們擺著各種姿勢拍照,
一邊聽著 Will Saul 在 Beats in Space 節目當中的 guest mix。

我不停地轉動 iPod,重覆著 mix 當中的高潮段落。不時會有奇特的
眼光向我的方向投射過來。然而,過去幾個月來頻繁的旅行終於改變
了我。

----

凌晨兩點半,氣溫五度左右的公車候車亭裡,倦意濃厚的我孑然一人
在冰涼的鐵製狹窄板凳上一邊昏迷一邊發抖著。已經裹滿了所有可以
身的厚重保暖裝備,耳機裡卻連 My My 的 DJ Mixing 也不能帶來一絲絲
的暖意。

於是我把 iPod 轉給 Ella Fitzgerald。在她寬厚溫柔的 Gershwin 兄弟
歌曲聲中,我終於得到了片刻的歇息。

----

在走向 Malmo 海邊的那個早上,我把 iPod 轉到了 Dixon 的 RA Podcast。
自此之後,我在整趟 Scandinavia 的旅途中再也少不了他的音樂。

一首又一首懾人心魄的 Deep House 選曲,樂而不淫,哀而不傷,一層又一層
的緩慢釋放蘊藏已久的細緻情感,直到第四十六分鐘那宛如命運註定般的甜美
木琴聲響起,把我拖進充滿誘惑的深淵。即使在北歐的耀眼陽光底下,這首
Telepopmusic - Love Can Damage Your Health (Ferrer Remix) 也能立刻讓
四周的世界一片漆黑,把我帶回在 Berlin 的 Watergate 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
時身旁杯觥交錯,眼前河岸倒影著環球影城霓紅燈的醉人情景。

高潮過後,mixing 最後的女聲唱著:

"...we don't need...any kind of big parade
just once a little serenade
celebrate this loving mate

...we don't need...any kind of big fanfare
this is just my heartly felt
for anyone who might care"

陽光、海水、綠意、流線型建築和戴著墨鏡的美女,加上 Dixon 的音樂,
讓這次旅行成為我生命中最永難忘懷的一次。

----

在去過這麼多地方之後,其實 BCN 的海灘對我而言並沒有特別吸引人,儘管
海邊有著被人猛念著一定得拍照留念的魚和球等新式建築。

對我而言,更值得留念的,或許是當天的海風、浪花打在妳腳上的樣子、
以及最適合在這個季節的海邊一起聆聽的 Ewan Pearson 的 RA Podcast。

----

Alex Smoke 的冷冽電氣節拍伴隨著我迎接第一個在蘇格蘭的紫色清晨,而
Phonique 的 mixing 則成為了我在 Edinburgh 的主題音樂。他多元化的選曲
和寬闊深刻的情感含量,讓我在這座城市每個歇息的角落都得到了內在的寧靜。

這是一座用再多言語都難以描述的美麗城市。那些一邊眺望著自然景色,
一邊沈浸在音樂中的時刻,直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

最後一次從 BCN 飛回倫敦的班機上,我把自己塞在飛機最後一排的窗戶邊。
不想理會 Easyjet 空服員矯揉造作的英式口吻,也不想理會身旁嘻笑打鬧
的英國祖父與孫女,即使是這次旅行裡一向最愛聽的 Ame 的 Coast2Coast
也被我棄如鄙履。一邊怔怔地看著飛機緩慢滑過眼前還在興建當中的機場新
航廈,我把 iPod 的音量調到最大,任憑 Cerrone - In The Smoke 誇張的
唱腔一次次淹沒我:


"Just wanna spend my time with you..."
"babe I...just wanna spend my time with you..."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