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09, 2007

[Barca] Nicolau Casaus 過逝

R.I.P. Nicolau Casaus (1913-2007)





巴薩百年隊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曾經擔任副主席職務長達 25 年
(1978-2003)的 Nicolau Casaus,昨天病逝於 Catalunya 境內的小城
Castelldefels。

為紀念 Casaus,俱樂部從今天起將降半旗默哀。巴薩現任主席 Joan
Laporta 在接獲 Casaus 過逝的消息之後,也取消個人在亞洲的行程,專程
飛回 BCN 參加告別式。

「今天是所有的巴薩人(barcelonista)一同默哀的日子。」Laporta 在離開
香港之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是巴薩隊史上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非常
具有個人風采,並且是球隊的和平大使。」

除了 Laporta 之外,其他曾經擔任過球隊重要職務的大人物們也都將趕回奔喪。
各方賢達-包括西班牙國王 Juan Carlos I -也以電文等方式表達哀悼之意。

Casaus 九十四年人生當中對於巴薩的貢獻和影響力,絕對不只是他副主席職
的頭銜所能概括的。如果把巴薩比喻成一個國家,那從 Franco 專制時代一直到
上世紀結束前的漫長時光當中,Casaus 一直是這個國家最重要的外交大使。
他在人群面前優雅溫文、翩翩有禮的紳士形象,不僅是巴薩歷年來高級官員當中
的特例,也幫助球隊在全世界各地連結了不少友誼關係。而他無論面對任何困難
永遠保持微笑的樂觀形象,更是當年一同走過 Franco 專制時代的巴薩迷最重要
的精神支柱之一。

除了外交工作之外,Casaus 對於球隊另一項極為巨大的貢獻,就是他幫助球隊
大幅拓展了 "penya" (英譯 supporter's club,中文或可翻譯為「後援會」)
的規模和數目。在 Franco 專政時代,公開的集會結社遭到禁止,人民的生活
受到高度監控;然而,在反抗中央最烈的 Catalunya 地區,人們逐漸懂得利用
penya 的名義,在餐廳、酒吧或其他公開場合每週舉行非正式的聊天或聯誼
除了藉此連絡感情之外,更重要的目的還包括了交換政治意見,或甚至是教導
和傳遞給下一代當時被禁止公開使用的 Catalan(加泰隆尼亞語)。有學者指出
,penya 的存在和興盛,對於 Catalunya 地區在 Franco 專政體制下的文化傳遞
與保存,甚至是之後 Catalunya 尋求自治運動的興起,都有著不可磨滅的重要
影響 [1]

在 Catalunya 地區當時的 penya 種類繁多,包括了舞蹈、民歌、健行、當然
也包括了巴薩的後援會,而 Casaus 正是巴薩後援會成長茁壯最重要的推手。
在他的領導之下,巴薩後援會的數量從他剛接掌職務時的 60 個,直到今天
的 1,500 個。後援會的分布也從原先的僅限於 Catalunya 地區,到今天全世
界都有分布。

1913 年出生於阿根廷 Mendoza 的 Casaus,在五歲時跟著出版事業遭受失敗的
雙親一起返回 Catalunya 定居。在九歲時,Casaus 觀賞了人生當中第一場巴薩
的比賽,並且從那時起就立志成為一個巴薩球迷。

「我那時候住在 Barcelona 省境內一個叫做 Igualada 的小鎮。」已經白髮蒼蒼
的 Casaus 在上個世紀末接受訪問時回憶著 [2]。「當時,巴薩來到我們的小鎮
,準備和我們的球隊來一場友誼賽。」

「當時我的偶像是 Pepe Samitier [3],而他也跟著球隊一起來了,因此我很想
去看,但是我沒錢。」

「當時的我就和同伴們想了個法子。我們先在巴薩的巴士要停放的地方等,等到
巴士一到,我們就去幫忙提行李和搬東西。」

「我非常的好運,能幫 Samitier 先生拿到行李。他很喜歡我-儘管我那時候長得
又胖又矮-然而他不但讓我能看到比賽,還幫助我成為了巴薩的會員。」

1927 年,Casaus 正式成為了巴薩會員 (socio),同時還和朋友們創辦了巴薩隊史
上最早成立的後援會之一:Penya Germanor。1937 年,西班牙內戰(Guerra Civil
Espanola)的戰火燒到了 Igualada,讓當時正在幫忙家族紡織事業的 Casaus
不得不中斷自己的工作。當時支持西班牙第二共和(Segunda Republica Espanola)
的 Casaus 對於自己由於是外國人(阿根廷)身分而不能親赴前線作戰感到很難過,
不過他很快就找到了另一個發揮自己政治熱情的舞台。Casaus 當選了加泰隆尼亞作
家協會(Catalan Journalists' Union)的主席,並且成為一本叫做「地平線」
(Horizonts)的雜誌的編輯,用一個叫做 "Oswald" 的化名撰寫了不少反對 Franco
的文章。

然而,當 1939 年一月 Barcelona 淪陷於 Franco 代表的西班牙右派國族主義軍
(Estado Espanol)之手之後,Casaus 明瞭自己很快就會遇上大麻煩。果不其然
,Casaus 很快地就被國族主義軍逮捕,並且在經過簡略的軍事法庭審理之後,被
判處死刑。

「有 72 天,我待在牢房裡,每天聽著我左右牢房裡的同伴們被拖出去槍決,
同時等待著行刑隊來敲我的門。」將近七十年後,Casaus 回憶著 [4]

最後 Casaus 得以逃過一劫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這是因為他有一個很有辦法
的叔叔,不過 Casaus 本人有另外的說法。

「他們太喜歡我後來替他們寫的歌功頌德的文章了。」Casaus 回憶著。
「喜歡到他們還把我安插在監獄的商店裡工作。」

「這大概是我當時沒有餓死的唯一原因。」

經過五年的牢獄生活,Casaus 終於在 1944 年重獲自由。根據他自己回憶,在這
五年的時光裡他唯一得到的,大概就是養成了抽雪茄和睡吊床的習慣。Casaus 和
他的家人搬到了 BCN,而在 Samitier 的友情金錢贊助(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這
400,000 pesetas)之下,Casaus 和他的家人得以生活無虞。

之前的牢獄之災,讓 Casaus 喪失了部份的西班牙公民權(直到 1975 年 Franco
死後才恢復),也讓他無法進入巴薩的董事會當中。然而,Casaus 仍然參與了許多
改變巴薩未來的重大計畫和建設。在 1954 年三月十八日,他是第一批參與把
Les Corts 的基座搬遷到 Camp Nou 的球迷之一;他更是 Camp Nou 興建計畫的
重要決策者之一。而 Casaus 的非官方身分,事實上在某些情況下是更方便他替
球隊做事的,例如之前提到關於 penya (後援會)的組織和擴張,他並且擔任
Penya Solera 這個當時或許是巴薩最重要後援會的地下首腦長達十八年之久。

而仍然被西班牙政府和許多當地人認為是外國人的 Casaus,在 Franco 專政時期
也持續地有麻煩上身。在 1954 年,他就曾經因為在 Penya Solera 裡面要求人家
把門上的 Franco 畫像移開,而差點被趕出西班牙國境之外。被 Franco 視為好朋友
之一的 Samitier 在這時再度成為了 Casaus 的貴人,讓這件事最後得以大事化小。

1978 年,在 Franco 去世後的第一次巴薩主席選舉當中,Casaus 最後以 23.41%
的投票率敗給了 Josep Lluis Nunez (39.38%),屈居第二 [5]。然而,Nunez 後來
成功地說服了 Casaus 加入他的陣營,並且讓他成為球隊的副主席。在這個位置上
,Casaus 得以繼續加強球隊的後援會組織,並且成為球隊最重要的社交公關和
外交大使。而 Casaus 手上擁有的龐大後援會資源,後來也證明了對於 Nunez
一共 22 年(1978-2000)的主席連任之路有著很大的幫助。

Casaus 的阿根廷背景和長袖善舞的人格特質,讓他成為了 1982 年球隊得以簽下
Maradona 的關鍵人物。早在 1977 年,Casaus 就從他阿根廷朋友的線報當中,
了解到 Maradona 將會成為撼動世界的天才。Nunez 的工作團隊為了簽下 Maradona
前後一共花了四年的時間,而被 Maradona 視為父親一般敬重的 Casaus 最後終於
成功地把他帶來巴塞隆納。然而,Maradona 在球場之外放浪行骸的私生活(尤其是
吸食古柯鹼的習慣),和縱容這一切發生的經紀人 Jorge Cyterszpiler,逐漸地讓
Casaus 和 Maradona 兩人之間的關係開始疏遠,而 Maradona 在球場上所遭受的嚴
重運動傷害則更讓一切雪上加霜,也是讓他在巴薩的時光如此短暫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9 年,在巴薩的百年慶典當中,Casaus 接受了全體巴薩會員的特別表揚,
球隊並且致贈了一座銅製的半身像作為禮物。當時發表賀電的人物包括了前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Generalitat de Catalunya)主席 Jordi Pujol、和前
歐洲足協(UEFA)主席 Lennart Johansson。整個西甲當時共有十三支球隊
送給了 Casaus 禮物,其中包括皇家馬德里。

2003 年,Casaus 接受了球隊榮譽副主席的職務。在同年夏天 Laporta 當選新任
巴薩主席之後,由於新人新政和 Casaus 的健康問題,他終於從二十五年的副主席
的職務當中退下,但仍然對於球隊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去年二月,Casaus 歡度他的 93 歲生日。雖然當時他的身體狀況已經無法見客,
但仍然透過他的女兒 Roser 對於外界的祝賀表達感激之意。

Casaus 的葬禮將於週五中午十二點在 BCN 市內的 Tanatorio de Les Corts
舉行。同時,為紀念 Casaus,球隊將會在週五面對香港 Mission Hills
Invitation XI 的友誼賽當中戴上黑色臂章,並且在賽前靜默一分鐘致意。


----

Casaus 和他的女兒 Roser 公開露面的照片:
http://0rz.tw/3e2XI

在阿根廷為紀念 Casaus,以他為名的巴薩後援會:
http://www.penyaba.com.ar/

Penya Barcelonista Nicolau Casaus 的內部照片:
http://farm1.static.flickr.com/24/89647902_3974f95a3e_o.jpg

Casaus & Maradona
http://0rz.tw/722Xs
http://farm1.static.flickr.com/14/94150668_d86096ceb9_b.jpg

Casaus & Laporta
http://www.sport.es/vivo/recursos/fotos/foto_235024_CAS.jpg

Casaus with Cigar
http://www.nortecastilla.es/RC/200708/09/Media/casaus1--200x160.jpg
http://www.sport.es/vivo/recursos/fotos/foto_235025_CAS.jpg

----

Notes:

[1] Pi-Sunyer, O. (1971). The Maintenance of Ethnic Identity in Catalonia,
In Pi-Sunyer (ed.), The Limits of Integration: Ethnicity and Nationalism
in Modern Europe, pp. 130. Amherst, MA: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Research Reports, no.9.

[2] Burns, J. (1998). Barca: A People’s Passion, pp. 30.
London: Bloomsbury.

[3] Pepe Samitier 是巴薩在 1920-30 年代的傳奇巨星之一,綽號 "El Sami"。
1919 年,他以十九歲之姿成為巴薩一隊的成員,並且在後來巴薩職業化之
成為全隊最高薪的球員。他對球迷的謙和和平易近人眾所皆知,尤其喜歡
和小孩子與窮人相處。在球員生涯結束之後,他曾經擔任過球隊的球探和
技術總監。

[4] Ibid., pp.125-6.

[5] Ibid., pp.240.

----

Extensive Reading Materials:

FCBarcelona.cat: A life dedicated to Barca
http://0rz.tw/7c2SK

DiarioSport: Hasta siempre, Nicolau
http://0rz.tw/462Vv

DiarioSport: Casaus, un personaje singular y de enorme carisma
http://0rz.tw/852TH

el Periodico: Un fichaje cosmico
http://0rz.tw/1d2XJ

----


Les eleccions a la presidència del Barça de 1978



La inauguració del Camp Nou (24/09/1957)



Festes en motiu de la inauguració del Camp Nou (24/09/1957)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