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5, 2007

[Travel] A stranger in Helsingborg, Sverige (2)




(cont.)

坐在很靠近場地的觀眾席上,我看著 Helsingborg IF 的球員們
悠閒地結束他們今天的練習。Larsson 跟其他的球員們已經先進
更衣室了,球場上只剩下幾個比較年輕的球員還在玩球,還有接
受電視台訪問的球隊相關人士們。

跟隨著球員們的腳步,球迷們也慢慢地離開了球場。中年人跟
他的朋友們已經不知不覺地離開了,坐在我隔壁的老夫婦也走
了,遠處那群身穿紅色 "Larsson 17" t-shirt 的女性應援團
們也消失了蹤影。

看台上突然顯得有點冷清。在我面前,有個褐色捲髮的孩子身穿
巴薩球衣,很活潑地在那跳上跳下。我想,他如果不是 Larsson
的孩子,也應該和他有一定的親戚關係,不過我一直沒有開口問。

我繼續從不同角度拍著 Olympia Stadium 的照片,接近正午的陽光
把青草地照的翠綠可人。雖然才坐下來不到十分鐘他們的練習就已經
結束,也沒有抓到幾張 Larsson 在練習的畫面,但是能夠拿到球票,
已經是天大的好運了。我心想著。

就在繼續拍照的同時,我開始注意到了,有兩個男孩子似乎正在一邊
切切私語,一邊注意著我的動作。當我們目光交接時,這兩個孩子就
開始吃吃的笑起來。

很可愛的兩個小男孩。

我一般在旅行時並不喜歡把相機對著人拍,不過在 Helsingborg 似乎
可以破例。於是,我用英文問他們兩個:「可以坐著讓我拍一張照片嗎?」

兩個小男孩出乎意料之外地非常配合,比較高壯的那個孩子笑得很甜。

快門按下。

我把拍照的結果給他們看,兩個孩子有點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起來。
我用英文問他們,「你們喜歡 Henrik Larsson 嗎?」他們猛點頭。
接著,我把身上的巴薩 #7 Larsson 球衣秀給他們看,並且跟他們說
自己是從台灣來的。他們似懂非懂的聽著。

聊了幾句之後,我向他們揮手道再見,接著繞到球門後面,準備再拍幾張
就先離開球場,繼續下一個行程。正在拍照的同時,我瞥見這兩個小孩子
向我跑過來。

比較瘦削,有著遮住大半前額的褐色瀏海的孩子跑到我身邊,費力地用他
不太靈光的英文說:「對...不起,我們只是想要...知道...台灣在哪裡?」


----

我的身上找不到世界地圖,北歐的旅遊書上也只有北歐四國的地圖
(「這是你們的國家...我的國家...恩,在很遠的地方」),於是,
我拿出隨身攜帶的護照給他們看,他們看到了封面上的 "ROC" 和
"Taiwan" 字樣,也看到了裡面的一大堆各國簽證和出入境章。

看到兩個小孩子主動跑過來,其實我內心是蠻高興的,於是想要多了解
他們一點。

"How old are you guys?"

"Eleven."
"Eleven."

"And we are Helsingborg boys' team!"

一問之下,原來兩個孩子都是 HIF 十一歲級少年隊的球員。比較瘦削的
Calle 在球隊打中場,比較壯碩、戴個洋基隊毛帽的 Pontus 則是球隊
的守門員。他們在大人們練習之前已經先練習過了,之後才換上便服來
看球。

聊開之後,我也不急著離開了,乾脆就陪兩個小孩子一邊聊天、一邊在球場
裡散步。對這兩個小孩來說,Olympia 球場就像家裡的後院一樣熟悉,可以
亂跑亂玩,球員在場邊的休息板凳也敢坐進去聊天。

「我家就住在 Larsson 家隔壁喔!」Calle 突然冒出這一句。

「那你認識 Larsson 嗎?」大吃一驚的我問。

「當然啦。我有時候會看到他開車回家,他和我爸爸也都認識,有時候我們會
到他家去吃飯。」

我實在不太敢相信到目前為止所聽到的,然而 Calle 還沒說完:

「等一下我老爸會開車來接我,我們可以戴你去看 Larsson 他家啊!」



「恩...這個,沒關係啦,你可以告訴我他家的位置,我走路去就好。」
我那種不喜歡麻煩別人的彆扭個性又開始了。

"Hmmm...it's far....far away from here." 兩個小孩露出為難的表情,
一邊互相詢問對方,大概在問要怎麼解釋才能讓我明白這是件不可能的任務。

我一開始並沒有馬上答應他們,除了不想太麻煩別人之外,也覺得人家的父母
應該不會隨便就答應讓一個素昧平生的外國人搭自己的車。事實上,這兩個小
孩現在在已經沒什麼人的球場和我聊天,其實已經夠危險的了。易地而處,如
果我是孩子的父親,我大概一定不會答應這種要求吧。

不過,兩個小孩看來並沒有放棄的樣子,繼續說著等一下要再打手機給老爸確認。

與此同時,我也要求他們兩個把 E-Mail 留下,這樣我才能把照片寄給他們。
然而,我手邊唯一有的一支筆就是當年千里迢迢從台灣帶來的雄獅奇異筆,
於是就看到他們兩個拿著很粗的筆,費力地在我小小的筆記本上寫字。

寫完之後,我們繼續聊天,這時候有一兩個穿著 HIF 運動服的年輕人從更衣室
裡走了出來,Calle(他英文明顯的比 Pontus 好,因此幾乎都是他主動跟我
說話)就和我介紹,這是 HIF 隊上的誰誰誰。我並沒有很認真聽,眼睛還在
看場上別的地方。


「嘿!那是 Larsson 啊,他出來了!」

----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個子比我想像中的稍微矮一點,走在另一個
比他高大的球員背後,第一眼並不容易注意到他。他的手上拿著一疊資料,
帶著墨鏡,穿著十分雅痞帥氣,同時右手拿著手機講個不停。

事到如今,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我把外套一脫一丟,手上拿著那支當年千里
迢迢從台灣帶來的雄獅奇異筆,恭恭敬敬的走到他的旁邊,怕打擾到他講電話。
Larsson 大概已經對這種情況非常熟悉了,仍然一邊講著電話,另一手拿著
奇異筆,開始在我的背號上簽名。我往一旁看,發現兩個小孩子也是又興奮
又期待的乖乖站在一旁。

Larsson 簽完名後把筆遞給我,我一邊拿起相機一邊比出手勢,微笑的
小聲跟他說: "A picture, please?" Larsson 應該也見過很多這種要求了,
馬上把墨鏡摘下,手機暫時不講,同時露出之前都沒有露出的微笑,讓我
拍下了這一張照片。

我快門閃動之後,他立刻恢復之前的忙碌,對我說著:"Welcome, welcome!"
之後,就繼續往球場出口的方向走了。

----

等到 Larsson 離開我的視線之後,我慢慢的把外套撿回來,同時看到兩個
小孩子正高興的看著我。

我無法再感謝他們更多。如果沒有他們兩個,我是絕對不可能有這個機會碰到
Larsson 的。我和他們兩個說了好幾次的謝謝,不過他們似乎並不了解我為何
要一直道謝,只是對於那件簽了名的巴薩球衣很感興趣。讓他們看過球衣之後
,我就把它恭敬的折好放進隨身包包裡。

等待老爸來接他們的兩個小孩繼續在球場裡玩耍,我們走到了球門後方,
這裡沒有座位,只有一排排的灰色水泥階梯。

「球迷會站在這裡看球。」Calle 很費力地用他還不太好的英文解釋。
同時,我注意到了看台上有一個區塊是用鐵絲網圍起來的。

「那是給...給...」Calle 一直找不到他想講的英文單字,我拍著他的背
示意可以慢慢講,「其他球隊的球迷的。」

「當 Malmo IF 來這邊比賽的時候,就會有很多球迷也跟著來。然後
就會有人喝酒、打架...」Malmo 是我前一天去的另一個美麗瑞典海港
城市。

「真的啊?你們跟 Malmo 是敵對的嗎?」 Calle 點頭。

「當他們來的時候,比賽結束之後,市中心就會有很多人喝酒、鬧事,
兩邊的球迷會打架,最後警察就會出來把他們趕走....」

沒想到,一向看起來和善的瑞典人,也會為了足球如此瘋狂。

「這裡還會有其他國家的球迷來嗎?」我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Scot...Scottish." Calle 說。

「上次有好幾個蘇格蘭人來這裡。結果在那場比賽之前,Larsson 拿了
紅牌,所以這場比賽他不能上。」

「結果那些蘇格蘭人還是來看比賽,賽後還在場邊一直等 Larsson,等到
我老爸都去跟他們說:Larsson 今天沒有來球場,你們不用等了啦!」

在我們聊天的同時,一兩個工作人員正賣力的整理場地,把廣告看板
架起來。偶爾有石頭沒壓好廣告看板的地方,兩個小朋友還會幫工作
人員壓好。

突然,我們頭上的喇叭響起了震耳欲聾的音樂!小朋友很開心的
開始「嘿嘿嘿」的又叫又跳。原來,這是 HIF 的加油歌。

「明天你就會聽到了。我們明天也會來加油的。」Calle 很高興的說。
他大概很希望我能趕快學會怎麼跳。

----

從小朋友手中接過他們的手機,我盡量禮貌地和電話那一頭的父親說明事情
的經過。沒想到,他似乎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孩子,只是一直笑著說:
"OK, OK."

「我快到了,你們再等我一下就好。」

這樣一來,我也再也沒有理由推辭了。

我還見到了兩個孩子的教練。他是位大概三十多歲,身材並不高大的瘦削運動員。

「明天是我們的主場開幕戰,所以大家都很興奮。」平易近人的教練說著。

「所以,你們的賽季是從四月才開始摟?」

"Yes, and basically, I think it's a stupid thing." 教練的回答讓我嚇了一跳。

「我們的賽季應該跟英超等這些聯賽一樣在八九月就開始。不然的話,
當遇到歐洲杯或世界杯的時候,聯賽總是要暫停...」

「眼前這片草地很漂亮吧?」教練轉移了一個話題。

「這是在球隊成立一百年之後,這座球場第一次更換所有的草皮。」

原來,從 1907 年成軍的 Helsingborg IF 擁有應該是瑞典聯賽裡最古老的草皮,
不過因為身處海港和地形變遷等等因素,草皮開始會滲水,這讓每次只要一下雨,
大家就得在泥獰的地上比賽。於是,在上個賽季結束後的冬天,球隊終於更換了
所有的草皮,而明天將會是球隊第一次在新草皮上比賽。

沒想到明天的比賽意義這麼重大,而我竟然能免費拿到比賽的門票。

「明天應該會滿座吧?」我問。

「應該會啦。我們希望如此。」教練靦腆的笑著回答。

----

跟隨著小孩子跑動的腳步,我看到了一台豪華的 Volkswagen 黑色五門房車。

Calle 本來想跳上前座,但馬上就被趕到後座去。車門打開,一位身材
壯碩,穿著黑色 tshirt 、短褲和拖鞋,留著咖啡色分邊瀏海的三十多歲
男人正對著我微笑。我和他粗壯有力的手相握,之後連說抱歉,帶給他和
他的孩子這麼多的麻煩。

「一點也不。你喜歡我們的球場和球隊嗎?」孩子的父親笑著回答。

「當然!」

車子開出了 Olympia stadium,父親笑著和我道歉。「不好意思,我晚來了一點,
因為 F1 的比賽再二十分鐘就開始了...」他這樣一說,我就更不好意思了,
希望他帶我去看 Larsson 房子的時間不會耽擱到看比賽。

「我支持的是 Alonso。」
「而他今年轉到了 McLaren,我最喜歡的車隊,所以對我來說再棒也不過了。」
父親很高興的說著。他開車的技巧也不遜於賽車手,車子飛快的在不太寬敞的
Helsingborg 道路上奔馳著,同時他還有空拿著手機講話。

四周的景物快速的變換,轉眼間已經是一片綠油油的原野。車子過了一兩個彎道
之後,在幾棟獨立在廣大田園當中的房子前面一兩百公尺停下來。

「這就是 Larsson 一家的房子。」

「他們去年才搬回來,準備要改建這個莊園,所以你現在看到的是還沒改建的樣子。」

我在車上呆呆的看著,孩子的父親隨後問我,「怎麼,想下去拍個照嗎?」

我急忙下車,用最快的速度在周圍拍了一些照片。我並沒有更走近 Larsson
的家裡,只是在原地拍照,因為我不想太過於騷擾他們。在我所站的位置,
一眼看不完 Larsson 的這片莊園究竟有多大。

回到車上之後,孩子的父親笑著說:「這樣就可以了嗎?好吧,我帶你去他家的
另一邊看看。」

車子沿著 Larsson 的莊園開著,看得出來應該還需要一定程度的建設,因為裡面
除了原野之外並沒有太多人造的東西。

「我跟 Larsson 的哥哥是好朋友,跟他家人之間也有交情,我們會在一起吃飯
或什麼的。」孩子的父親說著。

「Larsson 很喜歡馬,他跟他老婆還蠻常去 Helsingborg 另一邊的原野騎馬的,
我想這裡以後應該會養很多馬吧!」

車子來到了 Larsson 這片莊園的另一側之後停下,孩子的父親再度問我要不要
下去拍照,不過實在不想耽擱他看賽車時間的我這次婉謝了。能夠實地看到
Larsson 的房子和莊園,對我來說已經是意料之外的大收穫了。

不過,孩子的父親似乎並不想這樣就結束他的導覽之旅。

「看到對面那台黑色休旅車了嗎?」在我們開出繞著 Larsson 莊園的這條路時,
他指著對面的那台車說到。車上有個戴墨鏡的女人,後座似乎還有一個小孩。

「那是 Larsson 的老婆 Magdalena。」

「讓我們跟著她的車吧!」孩子的父親突然這樣說。於是,我們的車子轉向,
跟著前方的黑色休旅車往另一個方向開,前方的景色似乎越來越荒涼。

"I think we are like paparazzi right now!" 孩子的父親大笑著說。

----

Magdalena 的車子開進了一大片森林,我看到旁邊還有在跑步和騎單車的人們。
我向孩子的父親感嘆著在 Scandinavia 生活和其他地方的差別。

「這一切自然的景物在這裡都能很輕鬆的享受;而我是來自一個一平方公里
超過五百人的小島...」

「是啊,這裡的生活的確和其他地方大不相同。」

Magdalena 的車子轉到另一個方向去了,或許她們真的是要去騎馬踏青。
我們的車子並沒有再跟下去。

「我把你載到 Dunkers Kulturhus 前面吧。那裡是 Helsingborg 的藝術中心,
藝術個展和藝文活動都會在那裡舉辦。旁邊就是海岸線,你可以好好的欣賞風景。」

幾分鐘後,車子在一棟白色外牆,但是擁有類似中國式拱形屋頂的建築物前面停下。

終於是到了要別離的時候了。兩個小孩子趴在椅背上依依不捨的看著我。
我請孩子的父親也留下他的 E-Mail 之後,拿著我手上的外套和袋子,
有點顛簸的走下車子。

我用力地和這三個人揮手和道謝。

孩子的父親微笑著對我說:"Hope you have a wonderful day in Helsingborg!"



Comments:
老大你的經歷真令人羨慕(流口水)

我也很喜歡LARSSON說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