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07

[Travel] A stranger in Helsingborg, Sverige (1)




在從 Helsingør 開往 Helsingborg 的郵輪等候室裡,我思潮如湧。

旁邊的丹麥或瑞典老先生老太太們,紛紛對我的巴薩球衣和圍巾投以
奇怪的眼光,不過這大概已經是我第 1362 次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
因為穿著巴薩的相關服飾而被注目了。習慣就好。

我腦子裡想的是另外的事情。和三月份前進 Nou Camp 相比,這次
前往 Helsingborg 之前,我心中其實並沒有很高的期待。Helsingborg IF
都是瑞典文的官網讓我很難從那邊得到什麼資訊,而近日來的連番
旅行,也讓我有點懶得像之前一樣,在去每一個地方之前都仔細的
蒐集資料。

我心裡唯一的念頭只有:我想看看 Henrik Larsson 出生和成長的
地方,和他職業生涯藉以成名和即將結束的球場。也因此,我並沒
有像大多數人一樣,來到 Helsingør 之後就去參觀赫赫有名的
Kronborg 城堡,而是直接準備搭乘前往對岸的郵輪。

「今天星期天,來回票只要半價。」長相非常斯文慈祥的老太太售票員
用英文笑著跟買票的我說。剛聽到不確定的我還又問了她一次。

看來今天還蠻幸運的。我心想。

郵輪等候室裡,很多老先生老太太拿著好幾個袋子,裡面裝著滿滿的東西,
大概是要到對岸探親訪友吧。進了郵輪之後,我跑到頂端的甲板上。隨著
船隻開動,強大的海風讓其他的旅客都躲進船艙裡去,我獨自一人一邊看
著周圍變化的海景,一邊拍照,心情也開始好起來。

----

下船之後並沒有人會檢查你的護照,只花十五分鐘,你就來到了另一個國家。

星期天早上的 Helsingborg 很安靜,海邊有著高聳的水神精靈雕像。
我沿著路標走到 Information center,結果發現他們星期天竟然不開門!

看來這一天似乎沒那麼幸運。

這下可好,我的旅遊書上也沒有標示球場的位置(事實上,我那時候
連球場叫什麼名字都不清楚),接下來該往哪裡去?

問人應該是最快的方法,但是生性不喜歡麻煩別人的我,看著對我的服飾
投以奇特眼光的瑞典人們就是開不了口。還好,小小的 Helsingborg 市中心
就在港口旁邊,路上都有前往各大景點的路標。我研究了一下,決定往
一個叫做 "Olympia" 的地方前進,因為這個單字通常和運動場、體育競技
脫離不了關係,也許在那裡我會得到更多的資訊。

Helsingborg 市中心廣場有點像捷克 Praha 的 Wenceslas Square,都是從
小山坡上一路延伸到平地。我慢慢地爬上山坡,眼前出現的是造型相當可愛
的 The Karnan tower,一旁已經有女仕準備開始享受她的日光浴。穿過公園
,抬頭就能看到好幾盞高聳的探照燈,通常有這種燈光的地方就是球場。

----

我站在空無一人的球場前面。這裡真的是 Helsingborg IF 的主場嗎?

小小的球場外側沒有看到任何醒目的海報或標示,賣票處大門深鎖,
也沒有看到任何球場商店的蹤影。沿著球場外側走,我看到了
"Helsingborg IF 專屬入口" 的告示牌,也看到了 HIF 的車子,但是除此
之外,幾乎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我的 Helsingborg 找尋 Larsson 之旅是不是這樣就要結束了呢?

拍了幾張照片之後,不死心的我繼續找尋著可能進入球場的入口。
靠近球場,我開始聽到人聲和踢球的聲音。繼續繞著球場走,我終於
看見了綠色的草地,而且有球員正穿著紅色的練習衫在踢球,儘管我
對於 HIF 的球員除了 Larsson 之外一無所知。

在鐵絲網旁邊有個小小的縫隙可以讓我進入球場。可是我可以進去嗎?
我遲疑著。這種職業球隊練習通常不一定會向外公開,如果我隨便闖入
,也許可能會被他們的保安攆出去,甚至把照相機沒收之類的也不一定。
而且,我還是個穿著奇特的異鄉人,這只會更增添他們的猜疑感。

我躲在鐵絲網後面,找尋角度「偷拍」了幾張照片之後,在縫隙旁邊站了
一兩分鐘考慮。想著,我都千里迢迢來到這裡了,難道要這樣拍幾張照片
就回去嗎?




於是我走了進去。

----

球場裡,球員正在練球。看台上有不少人,有年輕人、有老人、也有小孩、
正坐著欣賞或聊天。遠處有一群穿著醒目紅色 t-shirt 的女性觀眾。
唯一沒看見的,是我之前所擔心的保安。

原來大家都在這裡啊。

我有點躡手躡腳的慢慢走進球場,第一眼並沒有看見 Larsson,也不能確定
這是不是就是 HIF 第一隊的練習。太陽把球場晒得暖暖的,看台上的氣氛
很輕鬆,我心想,到了這個地步還不問人也就太誇張了。於是,我走上看台,
站在一位身穿西裝、襯衫和牛仔褲,稍微稀疏的金色頭髮向後梳的帥氣中年人
旁邊,等他和旁邊坐著的觀眾聊天告一段落之後,小聲的問他:

"Excuse me, is this the stadium that Henrik Larsson played?"
話剛出口,我就埋怨自己怎麼開口問了個笨問題。

"Yes." 中年人笑著回答。 "And where are you from?"

----

這位中年人的英文在北歐人裡面應該算是很好的。他很驚訝的知道我來自台灣。
我們開始一邊看著球員練球一邊聊天。我告訴他,我還是不敢相信在 Helsingborg
,球迷只要想要來看球員練球,就可以直接走進來看。

「我去過 Nou Camp,那是個很大很棒的球場,但是你需要付十塊歐元才能進去
看一個空的球場...」

「我們這邊就是這樣啊。」他笑著回答。

「那你喜歡我們的球場嗎?」

「很棒啊,雖然不大但是感覺很好。在台灣,我們沒有幾個像這樣的足球場,
足球場都是拿來開演唱會的...」

看台上的球迷什麼人都有,有些人或許只是利用週日早上來這裡社交、聊天
或晒太陽。

「Larsson 在那邊。」中年人指向球場遠邊。光頭蓄鬍的他正在和門將練習
十二碼。

「你有要看明天的比賽嗎?」中年人突然問我。其實,我來之前連 HIF 的
賽程都沒有研究過。「比賽的時間是明天(週一)晚上七點。」

「這是我們本季在主場的開幕戰。」

在我老實的回答他我不知道明天有比賽,都是瑞典文的球隊官網也找不到
相關資訊之後,中年人想了一下,說:「既然你來自台灣...」

「Marcus!」 他對著場上身穿 HIF 運動服的人們叫了好幾聲。

「等一下這個人會幫你想辦法。」中年人隨後笑著跟我說。這個時候,
就算是再白癡的觀光客,也看得出在我眼前的這位中年人並不是普通的角色。
不過,我一直不敢開口問他究竟和 HIF 之間是什麼關係,或是在球隊裡
擔任什麼重要的職位。

中年人隨後還跟我介紹,「那個在場上的誰誰誰是我兒子。」很遺憾的,
我現在已經忘了他指的是誰就是。

大概過了一分多鐘之後,一位身材矮小,頭髮稀疏,看起來大概五十多歲
年紀,身穿 HIF 運動服的人向我們跑了過來。中年人把他叫到一邊,開始
用瑞典文和他講話,當然我只聽得懂 "Taiwan" 之類的單字。這位 Marcus
先生在交談完後,看了我一眼,就先離開了。

「等一下你找他就可以,他會給你明天的票。」中年人和我說這句話時,
我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難得這麼遠從台灣過來...」他微笑著。
這時候我們已經從原來的位子移動到靠近場中央的看台這邊,我知道自己
不能再麻煩他,而他一定還有要事要忙,也只能盡量的用英文表達我的感謝
之意。中年人隨後和我笑笑揮了揮手,就回到他原來站的位置了。

正在我還呆立在原地看著球員們練習時,Marcus 用有點隱蔽的姿態跑回來了。
他小心地走到我旁邊,把口袋裡的票偷偷摸摸地拿出來給我。我急忙把它
折起來放進錢包裡。

「你來自台灣哪裡啊?」似乎有點不放心的 Marcus 突然又問我這個問題。
和他解釋我來自台北之後,他的回答是:"Oh, Formosa!"

「我在 1996 年曾經在中國的 Shen-Huen (申花?) 擔任過教練。」
他隨後說。

雖然這個時候提到票錢的事情實在很俗氣,但是基於禮貌,我想我還是要問一下,
沒想到他大概是猜到我的動作,急忙向我搖手,之後說:「好好享受比賽吧!」
隨後,他就離開了。

等到 Marcus 離開之後,我還是不太敢相信這整件事,於是把折起來的票
打開來看,發現上面票價的地方打的是 0 元。我隨便找了一個靠近球場的
位子坐下,傻笑著感嘆怎麼會有這種事情,接著轉頭一看,旁邊一對坐著
看起來很和藹的老夫婦正對著我微笑。


這真是幸運的一天,不是嗎?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