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8, 2007

[Travel] Scandinavia



Flickr Album



是一個會讓你對接下來的人生產生巨大質疑的地方。

----

在 Copenhagen 機場,我等了五十分鐘,看著我後面排隊的歐洲人們
一個又一個越過我快速地通關,然後我面前的兩個移民官反覆的檢查
我的申根簽證,用燈照、用放大鏡看、不停地彼此小聲討論,之後其
中一個移民官用破爛的英文問我:「你這個法簽上的入境章怎麼來的?」

原來並不是像傳說中一樣,每個北歐人的英文都很好。我心想。

接著,他們開始反覆地問我那些會讓人覺得被羞辱的問題。
「你來 Copenhagen 做什麼?」
「你要在這裡待幾天?」
「你身上帶了多少現金?」
以及,最常被重複的問題,「你在丹麥有親戚嗎?」

在不斷重複提問和回答,像是唱片跳針的過程當中,另一個對我比較友善的
移民官曾經走出窗口和我聊天。

「其實這只是正常程序,你也知道,近來...」
「這裡非法移民的問題很嚴重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眼睛朝天空看,大口地吐了一口氣。

這個移民官後來幫我找出了法簽的問題所在。原來是白癡懶散的巴塞隆納
機場移民官,在三月份時把章蓋錯地方了。

「所以,你最近去過法國、西班牙、德國、捷克...你怎麼會這麼有錢?」
「我在唸書之前曾經工作過。」我壓住快爆發的火氣,盡量和緩的回答。
"Travel to see the world, huh?" 另一個移民官終於把護照遞回給我
,同時對我說: "Goodbye!"

----

在晴空萬里的 Skt. Jorgens So 湖畔,我吃著從英國家裡帶來的三明治。
眼前是一片湛藍無比的湖水,和很多的鴨子。在湖畔跑步、牽著狗或是推著
嬰兒車的當地人,紛紛以奇怪的眼光看著不停拍照的我。

這是我在 Scandinavia 遇到最大的問題:眼前所有的美景-陽光、空氣、
湖水、海水和動物,對當地人來說是如此自然,垂手可得。每次旅行,我
都感覺自己像是個冒失闖入他人生活圈的粗俗無禮陌生人,而這樣的感覺
在這七天裡最為強烈。

----

追隨著白淨高聳的 HSB Turning Torso,我走進了 Malmo 海邊的高級社區。
這裡每一棟公寓,都會讓你覺得英國的房子相較之下簡直就是違章建築。
家家戶戶有一個突出的透明陽台,上面舒適地擺著流線型的桌子和椅子。

然後你繼續往海邊走。時間接近正午,太陽越來越暖,綠草、沙子、白色的
石頭和柏油路整齊地鋪在地上,大片的木造平台上面,已經開始有人在做日
光浴或是坐著看報紙。

把鞋子脫掉,聽著 ipod,看著遠方的 Oresund Link,我終於明白,
原來在極遠處,海跟天是同一種顏色。

----

在週一早上,我特別又跑回這個海邊,只是為了要躺在平台上睡個午覺。

----

Everyone rides a bike in Copenhagen.

Copenhagen 在許多方面並不是一個像宣傳地一般可愛的安徒生童話城市。
但是,在這裡幾乎每個人都騎腳踏車。

上班族、老人、家庭主婦、正妹、眼鏡少女、青少年、熟女、流浪漢、
戴太陽眼鏡的美女、歐巴桑、小朋友、文藝青年、東方人、帶小孩的父母、
戴耳機的少女、裝備齊全的自行車騎士、情侶檔、夫妻檔、全家一起出遊、
人人都騎著腳踏車。

也許是因為 Copenhagen 市中心並不大,或許也因為這裡高昂的大眾運輸費用,
騎腳踏車成為了最自然也不過的移動方式。上下班時間,街頭一片自行車海,
也有很多人每天會把腳踏車牽上牽下近郊火車。

路上有腳踏車道和腳踏車專用號誌(當然,還是會有人把腳踏車騎上人行道,
尤其是狂歡的週六晚上),市區裡有很多腳踏車店,還有從十九世紀就開始
營業的出租腳踏車店。

絕大部份的腳踏車都不太新潮,但是有些主人會把自己的腳踏車加上獨特的裝飾。
不少腳踏車就就隨意丟在路邊,倒成一片的情況也是常常發生。

在 Copenhagen 的最後一天,我只想把這個城市裡所有的腳踏車和騎腳踏車
的人們拍起來。

----

"I am sorry if this is impolite to you, but may I have a picture
of you?"

全 Copenhagen 最美麗的女孩子-how fuking lucky I was again,她同時也是
我旅館的接待-一開始應該是被我這個要求嚇到了。

"Just for the memory (in Copenhagen)." 我微笑。我沒有說出來的話比說出口
的多了一萬句。

她非常迅速地恢復了自己的閃亮微笑和優雅氣質。
「可以啊。你需要我在電腦前,還是我在倒啤酒這裡?
It's the thing we Danish always do.」她反過來詢問我這個問題。

快門按下。

"Thank you." As I was stunned by her beauty yet again.
"You are VERY welcome." With the sweetest and smoothest sounds
I ever heard, she replied.

----

在按下快門的前兩分鐘,旅館大廳裡只有兩個人,另一杯 Carlsberg 啤酒
緩慢的模糊我的感覺,空氣裡正洋溢著 Iron and Wine 的 In my lady's house。

----

在 Louisiana 現代美術館,Henry Moore 和 Joan Miro 的雕像撒落在藍天、綠地
和海岸線之間。今天又是一個萬里無雲的天氣,我花了 100 DKK 吃喝著難吃的三明治
和淡而無味的啤酒,海鷗在眼前飛來飛去,小孩子們興奮的在雕像之間玩耍。


為什麼人生不能停留在這一刻?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