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9, 2007

[Travel] Audrey Hepburn in Dresden (cont.)

接近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我拎著筆電回到了 bar。

你無法想像當我十點多回到 hostel,看見她還在櫃台前調酒
的時候有多高興。

我又一次地發現自己的英文在面對她時退化成類似小學生的
程度,同時,我也發現她身邊有兩位矮個子的中年男性-應
該是這家 bar-hostel 的老闆-正以有些奇特的眼光打量我。

"Our red wine starts from this page." 在其實有點尷尬
的氣氛中,她旁若無人似地伸長手臂,拿起了位在我左前方
的菜單。她以極為緩慢的速度,以她站的位置其實有點吃力
的動作,一頁接著一頁的翻開菜單。在經過了對我來說像是
幾億年一樣漫長的時光之後,她終於翻到了紅酒的這一頁,
接著把菜單輕輕地轉到我看得清楚的角度。

她隨後就離開調酒區,去應付另一位旅館的客人去了。

我點了 Vodka cola,選擇坐在吧台正對面的桌子。旁邊是四個
吵鬧不停、音量驚人的德國女生。打開電腦之後,我發現 ibook
抓不到 Wifi 的訊號。

"It only works for T-Mobile users. I'm sorry, this thing
is so stupid, I know."

面對站在櫃台前面詢問的我,她上半身向前傾,微笑著小聲回答
了我兩次。

What can you do? You smiled back at her, with your eyes
helplessly narrowed.

----

我決定利用筆電來看這幾天照的照片。有些照片我必須要歪著頭看。
隔壁桌的女生越來越吵,並且還不時盯著我和我的筆電看。在此同時
,她還是一樣的忙碌,眼睛很少離開她的電腦前。

兩個老闆已經陸續離開了店裡,隨後是那四個女生。店裡的人越來
越少,在我第二杯 Vodka Orange 喝掉三分之一杯時,她似乎終於
忙完了手邊的事情,離開電腦,熟練的點煙,左手叉腰,站在長條
櫃台中間的空隙-剛好正對著我的座位-開始吞雲吐霧。

在那一兩分鐘,整間店只有我們兩個人。






"Sorry, the credit card machine is not working again."

"It's ok, we can always do it again..."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