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4, 2006

[UK] 1st Week



Forest Court - The dorm I lived.




The church nearby.


在打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已經正式踏上這裡一個禮拜了。


雖然一開始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到現在還是不少),
不過終於是安頓下來了。


能安頓下來很大的原因是這裡有不少的好人。雖然英國人
普遍比起來比較冷漠內向,店員很多都有晚娘臉孔,不過
學校的同學都很不錯,室友也沒有太奇怪的,教授更是循
循善誘,非常的親切。


我們班的八個人裡面,除了一個日本人(結果他原來不是
ABC,但是大學在美國念了五年)、一個加拿大人和我之外,
其他五個都是英國人,兩個是從大學部升上來的。


和我同組的兩個人裡面,Brent 是親切的橄欖球大叔,聽說
已經年過五十,還每個禮拜去打業餘的橄欖球比賽,幾乎和
他閒聊都會聊到他們打球怎麼受傷,又怎麼不把受傷當一回事...
(他非常愛跟我講笑話,雖然可能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我還是
聽不太懂)


自告奮勇成為本班班長的 Mark 長得瘦而秀氣,披著一頭隨意的
瀏海金髮,家裡經濟狀況應該相當不錯,每天開車上下學,用的
是白色的 Macbook(都用 Mac 讓我們的距離頓時拉近不少)。


身為本學院運動社會學王牌教授的 Maquire 先生非常重視我們
這些國際學生的適應程度,除了口音字正腔圓之外,我感覺他在
上課時都會特別選用比較淺顯的字彙解釋名詞,並且在提到本科
發展歷史時還會特地提到日本和台灣的相關發展。


今天和日本人 Masa (Masanori 的簡稱)一起走回家,才知道
他有很豐富的籃球相關經歷。就讀 Seton Hall 大學的他,是籃球
校隊的經理(負責張羅毛巾茶水之類的),據他說球隊的每場比賽
他都會坐在板凳上,那我以前應該在電視上看過他...住在紐澤西
的他,還曾在 Topps 擔任 intern 一年。


學校的事情既然沒有太大問題(只剩如何建構自己的理論基礎),
生活自然就沒有太大壓力,反正窮學生再怎麼樣都能活下去。
吃馬鈴薯花椰菜、自己做三明治(今天要來實驗考雞腿)、
每天在十幾度的涼爽空氣裡走三公里以上的路,同時準備存錢
利用學期結束後去歐洲(如果可能的話加上美東)玩幾次。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