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3, 2005

[Kings] Walking On Thin Ice



...as a lame duck head coach?



這是一支在賽程難度偏低(前二十一場中主場佔了十四場,聯盟最多; Sagarin 評比賽程難度聯盟第 24)的情況下還只拿下九勝十二負的球隊。

So let’s not pretending we are good.

This is a team that is STILL searching for its identity, period.

球季到現在,有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況:差勁的戰績、主場連敗、三大老臣 Bibby, Peja 和 Miller 表現疲軟、Bonzi 竟然成為這支球隊最重要的球員…

但或許唯一沒有改變的-或許是這七年多來一直不變的-就是教練團對於球隊陣容變化和對手針對性戰術的遲於回應。

現在有太多球隊已經了解他們的弱點。從近來的比賽當中可以看到的是,對手在進攻時多半已經放棄一般的套路,而專心打 Bibby 和 Miller 這兩個點。以之前對灰狼的比賽為例,開賽的第一個 play 就是令人傻眼的 Jaric 跑去低位想硬吃 Bibby,接著 Olowokandi 更宛如 Chamberlain 再世一般狂吃 Miller。前兩天客場對超音速時,對手也是靠著 Ridnour 和大前鋒們不斷執行擋切戰術,在第一節後半開始追回失分。

Bibby 的防守差勁已經不是新聞了,他的第一線防守被過之後隊友必須補防,因而導致團隊防守陣勢崩潰,是這支球隊兩大防守問題的其中之一。而除了天生的運動力和速度不足之外(他在夏天專注於重量訓練卻極少練跑,讓這個問題更嚴重),他的防守心態更令人搖頭-自從 2002 年季後賽的精彩表現之後,令人很不願意承認的是,這幾年 Bibby 的大頭症開始越來越明顯,也讓他在場上的注意力更多偏重在進攻這一端:在他身上經常可以看得到「你吃我一球,我一定會馬上吃回來」這種街頭籃球的心態,防守對他而言似乎只是其次,這讓他在場上經常會出現被對方一個換手運球就整個騙開的尷尬場面,而他對於團隊補防的消極,某些時刻更成為全隊防守最大的漏洞- 在之前面對熱火的比賽裡,他對於團隊補防移位的不積極,結果就是讓主場球迷眼睜睜的看著 Jason Williams 在三分線外連連破網。

的確,擋切後的持球進攻和外線投射能力,讓 Bibby 目前在球隊當中仍然有他的不可替代性;但也許這整件事最悲哀的是,他在 Webber 被交易之後至今的表現,和大眾一直期待/他在暑假表示自己將更積極成為球隊領袖的宣誓,兩者之間的明顯落差。

儘 管 Bibby 的防守如何差勁,Miller 今年在防守上的問題可能更為嚴重。這一季他「點石成金」讓對方禁區球員大發神威的情況已經多到令人髮指的地步。Olowokandi, Alonzo Mourning, Adonal Foyle, Channing Frye, Rafael Araujo…You name it, they got it. 不論球技、不論老少、不論之前的表現如何,只要遇上 Miller 的防守,幾乎都能在進攻上予取予求。

許多人可能會因為之前把 Shaq 搞毛的事蹟,而認為米勒在場上是個打死不退的硬漢;然而來到沙加緬度之後,逐漸展露在球迷眼前的事實,是米勒除了高舉雙手和製造進攻撞人犯規之外,並沒有 太出色的防守能力,讓人印象更加深刻的反而是他經常因為判決氣的臉紅脖子粗的鏡頭。而想不到的是,本季他的防守竟然還有退步的空間-身為全隊身高最高的球 員,他的抄截和火鍋次數卻大幅下降,籃板數字也減少(當然這部份必需考慮 Bonzi 的積極表現)。

現在看米勒的防守,令人感覺他最大 的問題,是在長期在禁區接受對方推擠碰撞(卻得不到有利判決)之後所出現的信心崩潰狀態。現在他在禁區防守幾乎沒有任何判斷力可言,幾乎面對所有的進攻球 員,都是一昧高舉雙手,任憑對手硬擠;比起干擾對方的進攻,他似乎對於避免自己犯規更有興趣(然而球隊貧弱的外線防守,讓他常常需要對於對方外線切入進攻 籃框的球員下重手)。然而事實證明,這樣的消極策略,對於減少 Miller 的犯規並沒有太多幫助-反應和腳步移動不夠快,讓他在無關痛癢的推擠碰撞就會被吹犯規(ticky-tack foul),才是他最大的問題。當他在低位會讓 Olowokandi 作完他複雜的勾手動作(正確的防守動作請參考那場比賽第三節之後 Skinner 寸土必爭的表現),也會讓 Mourning 一路從四十五度角擠到籃框旁邊放球時,我只能說,我對於這隻球隊教練團的失望程度還遠勝過 Miller 的軟弱-因為相同的情況一再發生,但教練團卻對此束手無策:既沒有矯正 Miller 的心態和動作,也沒有更多的使用其他球員-例如 Skinner-來鞏固球隊的內線(當然,讓 SAR 去防守姚明的天才調度是例外)。

拿出 Bibby 和 Miller 作為針砭的主要對象,並不代表其他人的防守就好上不少;作為一支聯盟裡防守最差的隊伍之一(儘管從去年夏天開始的一連串交易,讓人曾對他們的防守進步抱持過希望),他們必須-

1. 需要有人願意在對方快攻時及時壓迫跟阻擋對方的持球者,而不是像群驚弓之鳥 一樣的四散奔逃,假裝在找自己應該守的人。這樣的情況在面對今年強調快攻跑轟戰術的灰狼時最為悲慘,甚至連 Olowokandi 都拖車到籃下了,國王這邊還只有一個球員回來。

不管你是得分後衛、小前鋒,或甚至是大前鋒、中鋒,在對方搶到防守籃板之後,阻擋對方推進的企圖-甚至不惜犯規-應該是籃球場上的基本常識。很遺憾的,在這隻球隊身上,防守時出現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基本錯誤還不只這一項。

2. 需要有人願意認真的作好擋切的防守-最起碼需要有人擋在運球切入的球員前面:例如 Troy Hudson 或 Luther Head 不斷的在單擋後輕鬆跳投的情況不能再發生下去。球隊長人們在面對對方檔切或檔拆時的防守,比起 Webber 和 Divac 在陣時已經有了一定的進步,但仍然需要加強。球隊的長人們-尤其是 Miller-都應該看看 Thomas 和 Skinner 是如何用腳步和身體去壓迫對方持球者的切入路線。

3. 需要在包夾/輪轉補位時更有默契。這批球員儘管普遍個人防守不佳,但他們並不是不願意作好防守;然而,常會看到的情況是輪轉移位時,兩個人去守到同一個球員,結果卻有人沒人守;或是明明該防守眼前持球的球員,但卻跑去補其他人的位子。

這個問題除了要靠球員之間在場上以彼此喊叫等方式培養默契之外,教練團對於球員的輪轉移位模式應該需要有更多的演練-尤其在這隻球隊目前沒有球員在防守時能夠擔任領袖的情況下。

4. 需要持續作好爭搶籃板球時的卡位。這對於平均高度和運動力本來就遜色於大多數對手的國王而言十分重要;目前他們一場比賽平均被對手多抓 3 個籃板。籃板球的弱勢一樣是老問題了,只是在球隊今年攻守兩端都狀況百出下似乎沒有這麼明顯而已。

以上這些問題,都沒有比接下來要提到的來的重要。

在過去四年以來,這支球隊成為這股復古/創新的類普林斯頓進攻(Princeton Offense)代表,這套由 Pete Carril 傳授,Rick Adelman 設計統籌,Vlade Divac 和 Chris Webber 主要付諸執行的戰術系統,曾經成為這個聯盟內獨一無二的典範。

曾幾何時,也許當初負責裁剪修製、量身定做這套新衣的裁縫沒有察覺的是,如今他的球隊已經變了模樣。

現在球隊這批企圖擔任類普林斯頓進攻軸心的球員-Miller, SAR 和 Thomas -到目前為止的表現,除了助攻創下新高的 Miller 之外,其他球員明顯的並沒有辦法稱職地發揮出軸心的功效。

Miller 本季的確以一個中鋒的身分傳出了驚人的助攻成績,在數據上似乎彌補了 Webber 的不足,但他相較於 Webber 較為保守退縮,總是以傳球優先的進攻心態,在目前其他球員對於進攻戰術還在摸索狀態的情況下,勢必需要更積極主動。儘管 Miller 的中距離投射相當準確,但他的高位跳投還是不夠主動果決,儘管他已經是球隊裡最準的球員之一。貧弱的運動力和在籃框周圍沒有取分手段的問題,讓他在高位的 破壞力(帶球切入能力、吸引對方防守陣勢能力)和創造力(傳球總以安全的近身傳遞至上)不足-這一點在主場對火箭第四節的大崩盤時可以看到最清楚,鈍足卻 連連嘗試下球切入的 Miller,結果就是一次次被對方抄截快攻。不夠強勢的性格,也讓 Miller 幾乎沒有真正指揮過隊友的進攻跑位(這可以和初來乍到但卻已經對隊友十分敢言的 Bonzi 作很好的對比);Miller 只能在隊友跑出個好空檔時盡量嘗試把球傳到他手上,但他不會領導隊友製造出高水準的進攻機會。

SAR 儘管本季平均可以交出生涯最高的 3.5 次助攻,但從實際比賽看來,SAR 在高位軸心並沒有太大的牽制力,他在高位持球之後,最常做的動作就是想趕快把球遞給繞過他身邊空手走位的隊友,很少會觀察場上其他球員的跑位(尤其是弱側 邊)或是對方的防守陣勢之後做出回應。SAR 的中距離跳投有一定的準度,但目前他並不習慣以此做為高位進攻的手段。SAR 的傳球視野最好的時候其實是在他由高位帶球切入時,而比起高位,他也更習慣於低位單打,能夠發揮可能是目前聯盟當中最細膩的背框進攻技巧。然而問題是,在 遇上聯盟內真正的一流大前鋒如 KG, TD 或雙 Wallace 時,SAR 的技巧就會在身高和體能的差距下毫無用武之地,這從他本季面對活塞、馬刺和灰狼時和平時大相逕庭的差勁成績可以看得出來。

Thomas? 也許他偶爾會有神來一筆的傳球,他也是目前這支球隊當中少數比較有傳球意識的球員,但比較多的時間,他更傾向於選擇自己在二十呎左右跳投-這也是他少數剩 下的進攻手段之一-他並沒有能力領導隊友的進攻(這從去年球季後半他擔任先發大前鋒的實驗已經看得很清楚),甚至連配合場上其他四名隊友的節奏都還需要相 當的努力,儘管這一季以來,的確看得出他在融入團隊進攻上付出了相當的心力。

進攻戰術上的缺少變化是這隻球隊最嚴重的問題。以往當 Webber 和 Divac 還在球隊時,不管是因為這兩位大個子的傳球技巧較為精湛、球員之間的配合默契較佳、或是對手普遍對於這種類普林斯頓的進攻跑位比較缺乏準備,總之當時大部 分時間,球隊只需要強邊兩人或三人小組的高位單擋跑位,就能得到不錯的出手空檔,甚至是籃下開後門的機會。

時移事往,在這套高位軸心運轉 的戰術系統已經邁入第四個球季的今日,對手普遍已經對於球隊執行戰術的方式和節奏有相當的了解,加上目前以 Miller 為主的高位軸心球員破壞力不足,拉開對手陣勢的能力不佳,導致能夠製造出來的出手機會(尤其是開後門的空檔)已經越來越少。Adelman 和教練團一直嘗試將這套系統由強邊拓展到整個半場,透過強弱邊及時的傳導,讓弱邊的射手或大個子從逆時鐘方向繞到四十五度角跳投或切入,但本季至今,在球 員之間默契還有待加強的情況下,弱邊的跑位經常會陷入混亂,不是兩三個球員一起擋人就是一起跑到相同的位置,很難製造出合適的出手機會。

如果強弱兩邊的跑位不能形成有機聯繫,擔任高位軸心的球員個人又沒有一定的破壞力和創造力的話,那麼我看不出總教練為何持續要主打這套強調球員 read-&-react 功力的類普林斯頓進攻系統。

是的,我的確曾經說過:”Believe the System.”-這只是我對於後 Webber 時代至今這支球隊許多誤判的其中之一-但這十個月以來球隊的變化帶給球迷最清楚的訊息,或許正是:比起系統,執行系統的球員,才是真正的關鍵。

這 並不是為當初 Webber 的交易翻案-我認為假設時光能夠倒流,考量 Webber 的年齡、薪資和健康情況,球隊仍然應該做出相同的決定-但在球員物換星移之後,總教練是否需要堅持固有的進攻系統,是十分值得商榷的。顯然地,至少到目前 為止,這支球隊當中仍然缺少之前數年全盛時期的球員靈氣和明確的分工合作,他們更缺少一位願意帶領隊友承擔勝負責任的領袖;或許對於目前的這群球員,在目 前這個過渡時期,更適合他們的是直接嚴格的教導,和固定的進攻套路,而不是必須在場上臨機應變的進攻概念。

在類普林斯頓進攻系統之外,讓 我對於教練團產生更大疑惑的重要原因是,當這支球隊試圖要打比較簡單的進攻戰術時,展現出來的成果卻又是出乎意料的粗糙。因應兩位擅打籃下的球員 SAR 和 Wells 的加入,隨著球季經過,球隊增加了更多讓這兩位球員在低位持球進攻的機會;但最大的問題是,並不是每支球隊都像昨天的超音速或之前的太陽一樣,對於國王這 種千篇一律-由 Bonzi 和 SAR 在強邊,一個人在四十五度角,把球由底線方向塞給背對籃框的另一個人,之後開始往禁區強攻-的低位單打方式束手無策,或是只能以遲緩的包夾戰術回應。一些 聯盟內防守比較高階的球隊,對付這樣單調的進攻就有許多對應的方法:除了從弱側邊來的包夾球員速度會快上許多之外,採用在前防守加上迅速補位,或是乾脆就 讓中大前鋒待在禁區嚇阻這兩人的低位單打,就能收到阻擋的效果。

在面對包夾時,Bonzi 和 SAR 事實上都是肯傳球的球員,但問題是在這樣單調的禁區進攻戰術當中,球員們似乎沒有任何應變的能力;一但有球員被包夾之後,全隊的站位和跑位就開始混亂,彼 此缺少聯繫;球往往無法在第一時間迅速傳導到有空檔的球員手上,相反的,拿到球的球員(尤其是 Bibby)往往就以自幹收場,不僅出手的命中率大降,全隊的進攻節奏更被破壞殆盡。在已經沒有 Webber 或 Divac 這種能夠一箭穿心,直接把球傳給空檔隊友的長人之後,球隊勢必需要每個球員更加體認對於球的輪轉分享的重要性;很可惜的是,身負領導全隊攻勢重任的控球後 衛,許多時候在場上看來卻是最不願意執行這項目標的球員。

很明顯的,比起組織全隊的攻勢,如今的 Bibby 更適合於控球在手、大量開火的雙能衛角色;球隊也企圖幫 Bibby 找到能夠再度擔任 Christie 過去角色的球員,釋放他的得分能力。新秀 Garcia 目前看來是球隊當中最有希望勝任的,但他目前和 Christie 在國王時的能力差距不可以道里計。在主場對馬刺比賽的第四節,Adelman 不斷嘗試讓 Garcia 控球的 1-4 Motion 戰術,讓 Bibby 在雙檔之後從底線繞到四十五度角接球進攻。這個戰術在當時收到了奇兵的功效,Bibby 也連續製造犯規罰球的機會,追近雙方的比分。然而令人不解的是,這個戰術在接下來的比賽中並沒有太多看到的機會。

今年夏天當球隊分別得到 Bonzi 和 SAR 之後,一般認為這支球隊終於得到了過去幾年缺乏的內線強攻能力;然而在實際比賽當中看到的是,這兩名球員的內線進攻能力,仍然沒有充分的被利用-除了以上 提到的包夾干擾之外,國王先發球員彼此之間的缺點相結合,更讓球隊企圖執行所希望的戰術增添了許多困難。能夠強打內線的 Bonzi 跟沒有什麼背框進攻能力(儘管每年都有傳言他在暑假的時候會加強這個部份)的 Peja 一起上場時,對方往往可以採取交換防守,讓比較高壯的搖擺人去阻礙 Bonzi 的內線進攻,而讓比較矮小的後衛利用速度去盯死習慣在別人面前拔起來跳投的 Peja ,能夠收到相當好的效果。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 SAR 和 Miller 的身上,對方可以用比較具有身高體格優勢的禁區球員去阻礙 SAR 的低位單打動作,而用比較矮小快速的禁區球員去干擾不會背框單打,只會在高位跳投或空手切的 Miller。

也許這一切令人最沮喪的是,球隊對於以上所提到的打點、包夾、換防、錯守等等一切對手因應自己曾經強大的進攻威力所研擬出的對策,幾乎毫無應變的能力。

Rick Adelman 可以在面對記者訪問時,說自己了解這個聯盟過去二十年來所有的進攻戰術套路;然而,事實是他的球員在進攻遭遇對方的針對性防守時,往往像無頭蒼蠅一般橫衝 亂竄,群龍無首。如果去年季後賽球隊的混亂失序,還可以解釋為陣容初次磨合之後的生澀表現,那在經過夏季和訓練營之後,球員在進攻上依然各自為政、缺乏應 變能力的表現,教練團-尤其是總教練-是否應該為此負起相當的責任?(而且不要忘記了,在季前好幾場熱身賽當中,Adelman 選擇讓替補球員上場大半時間,讓主力球員熟悉進攻戰術的機會更加減少)

從球隊近來的報導當中顯示的是,教練團們仍然信賴這套過去讓他們獨樹一幟的進攻系統,並且強調球員應該更加努力適應;而事實上,在球隊總管看來並不願意考慮任何更換總教練的可能(即使在之前的五連敗時依然)的情況下,任何談及改變進攻戰術系統的企圖,應該也是不切實際的。

球隊在近兩場比賽的攻守方面出現了一些所有人一直想看到的進步,但在這支球隊本季極不穩定的表現下,沒有人能夠保證這樣的進步能夠持續下去。

沒有人知道這樣的過渡期將會持續多久,之後又將會是如何。唯一確定的是,這將會是趟艱辛的旅程。


It’s like this team is walking on thin ice, all of them. Head coach is trying to get a contract, owner is trying to get a new stadium, and the team is trying to get back into the playoff hunt again, no matter how laughable and unthinkable it might be just few months ago…




(註)至於 Adelman 一直被台灣很多球迷批評的狂操先發球員,我個人覺得這可能是目前最不重要的問題之一。在這批板凳球員沒有辦法貢獻出一定水準的攻守表現之前,已經戰績低落的球隊當然沒有太多讓他們上場發揮的空間。




Comments:
你寫得太好太好了
寫到我心坎兒去了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