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4, 2005

[Voyage] Williamsport (3)

“Why did you come here?”
“Ba-se-ball.”



JFK 的非裔美人指引官看到我拿回錢包後傻愣愣的重新排到隊伍的最後面,特定上前問我:「你是不是跟剛剛那群穿棒球制服的小孩子同一群的?」
「恩…」
「那趕快回去跟他們排在一起吧!」

我支吾的表達了感激之意後,回到了隊伍的旁邊。小朋友們都七嘴八舌的詢問我到底跑去幹嘛了,不過大人似乎都沒注意到我的失蹤,好消息。

來到美國之前,旅行社的張小姐在行前說明會上特地解釋了進關檢驗的可怕之處,指出如果進關檢驗被詢問時支吾其辭,是有被立刻遣送回台的可能的。此言一出,
大家都很緊張;所以在接受盤查前,你可以看到小朋友們三三兩兩的不停練習著 ”Baseball” 這個單字,有些小朋友還會來找我練習。

不過其實這一切進行的相當順利。看到小朋友身上的制服之後,入境官員們都不再繼續問下去,而是給予微笑和鼓勵。輪到我時也差不多,戴著黑框眼鏡,非裔美人的中年女性入境官聽到我說明來意之後,臉色一變驚訝的說:「歐,我在報紙上看過你們的報導!」「你們聽說是支很厲害的球隊。」接著微笑著說:「祝你們好運!」

通關之後,我在一旁等候著其他的球員和家屬。看著穿上棒球制服的小朋友們在偌大的 JFK 機場裡安靜的排成好幾列,等待接受盤問,旁邊排著的則是身穿黑色漿質禮服,蓄著灰白長鬚的猶太老人,是個令人難以忘懷的畫面。

全部通關之後,帶領球隊去拿行李,當然中間也免不了一些手忙腳亂的場面……終於,我們要離開機場了,雖然連身為領隊兼翻譯的我都不確定 LLB 到底會是誰來接機。我們推著行李緩慢的步出關口,我看見了一大群人擠在分隔線上向裡盼望著,也有不少人舉著牌子,不過沒有我盼望的 LLB 聯盟…我繼續推著車子有點不安的走在,接著看到了一個西裝筆挺,頭髮灰白稀疏的華人在向我招手。

我以為自己看錯了,一開始並沒有理他,不過他繼續向我招手,並且向我靠近。「請問是台灣來參加威廉波特的少棒隊嘛?」

「長途跋涉真是辛苦了,我是教育部駐紐約辦事處的陳主任。」

真是順利,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這時我注意到了主任旁邊戴著有位戴著細框眼鏡、身材中等高佻、很有氣質的秘書。

「你好,我是駐紐約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蕭秘書。」如銀鈴的聲調這樣說著。

我開始有點印象了。「妳好,久仰大名了。」我有點緊張的說著。在機場這種場面我還是第一次應付。

在還沒離開台灣之前,這位蕭秘書曾經很熱心的想幫我們的球員安排前來紐約參訪的行程,行程中還包括了到 Shea Stadium 看大都會和馬林魚的比賽,和回程的華航機票。雖然因為必須配合 LLB 包括機票和食宿的整體規劃因此沒有成功,但當時就對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我們等了你們好久呢,在出關時有碰到什麼困難嗎?」

我盡量簡短而不失禮貌的向這兩位解釋一路上的情況。這時候家長和教練們都跟上來了,經過一路上辛苦的長途跋涉,終於能夠盼到在台灣就一直期待的機場官員接機禮遇(雖然沒有華僑夾道熱烈歡迎),讓教練、學校主任和老師等大人們都很高興,紛紛上前遞名片和自我介紹,並且暍斥小朋友們要乖乖站好、守規矩、把服裝儀容整理好、很重要的官員來看你們了。

好不容易輪完了大人們的自我介紹,主任回過頭來問我:「那 LLB 的人有來接你們了嗎?」

這也是我在傷腦筋的問題,尤其糟糕的是,我從台北帶去的行動電話,不知道是我不擅操作還是怎樣,一直無法順利的播出號碼,這讓我沒辦法連絡到 LLB 的人。

這時,「主任,我已經找到 LLB 的巴士了,他們正在外面等呢。」蕭秘書微笑著說。

「啊呀,你怎麼找到他們的?」

「我之前看到他們的巴士停在那裡,和司機身上佩戴的徽章,就問過他們了。他們也在那邊等了一段時間了。」

真是冰雪聰明,我心想。

因為小朋友們從下飛機到現在也過了一段時間,有些已經很想上廁所,於是就先原地解散十分鐘。我趁機到櫃台把身上的台幣換成美金,順便瀏覽一下 JFK 的設施。等我回到集合點時,發現排成兩列的小朋友們,正專注的聽著陳主任的勉勵,我想這應該是大人們特別要求的吧。我急忙閃到一旁假裝路人。

後來我慢慢發現,在這趟旅程當中,我會不斷重複這樣的動作-假裝成為一個毫無關係的旁觀者。

勉勵結束之後,我看到隊長像是部隊裡的班長一樣出來整隊,之後小朋友們整齊的喊:「謝謝主任!」

終於踏出了 JFK 的大門,第一次呼吸到美國這塊土地上的空氣。陰暗的天空下,往昔我經常想像的人事物,目前正在我的四周真實地流動著。有點震懾於這一切的我,順手拍了一張在陰沈天空下的 JFK 街道照片,這是在美國十幾天以來極少數拍的照片之一。

看到了 LLB 的遊覽車,那邊有一男一女、身材相當福態的中年人正在等著我們,我急忙趕過去向他們打招呼確認。首先看到的是留著大波浪捲頭髮的中年女性 Judy,我不太習慣的和她交換了擁抱(這是我來美國的第一次),我後來很驚訝的發現她也是大客車的駕駛之一。在一旁的是留著銀灰大鬍子、穿著襯衫、皮質背心和牛仔褲、話不多很酷的大個子 Sketer。

陳主任這時在一旁小聲的提醒我:「你有帶什麼紀念品嗎?」一直沒想到這個問題,這時我就像大夢初醒一樣,急忙拿出身上的勳章,還翻開行李箱拿出從台北帶來的「Go Go Taiwan」棒球帽送給她們。收到禮物的兩人明顯高興了許多,我在幫教練們和司機彼此介紹之後,就嘗試和他們兩人閒聊起來。

雖然人終於都到了,司機等我們已經一個多小時了,可是看來還要繼續等下去,因為比我們早找到遊覽車的塞班島一行人,家屬裡面有人一直還沒到 JFK,而司機一開始看起來有點不太高興也是因為此。陳主任和蕭秘書這時看我們都已經安頓下來,就準備先行告辭,而走之前當然不忘在教練家屬的要求下頜小朋友講幾句鼓勵的話。

而我只想注意蕭秘書的身影。

希望還能再見到她一面。

大家都坐上遊覽車,我自己一個人選擇最前面的座位,不想理會後面那些小鬼和大人的拍照和吵鬧,儘管總教練用有點大聲的腔調叫我過來後面一起坐一起拍照(他從出國之前到目前為止都是用這種腔調根我說話,這讓我有點惱火),我也是以「要打手機回台灣」為理由懶得理他。(更何況,截至目前為止,我的確找不到怎麼用這支手機打國際電話的方法,這讓我有點煩惱)

與此同時,負責本車駕駛的 Sketer 則是無奈的坐在座位上等候,或是用手機連絡情況。為了和後面那些人區隔,我嘗試著跟他閒聊,他告訴我這將是一趟耗時五個多小時的車程,從紐約直到威廉波特,這讓我不得不佩服起他來。

終於在一段時間的等待後,塞班島的家屬終於到齊了,而我們也終於向威廉波特進發。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