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6, 2005

[Archive] 你所不知道的甜心射手─Predrag Stojakovic

你知道他叫做佩賈.史托亞科維奇(Peja Stojakovic,後簡稱佩賈),生得一
副討人喜歡的娃娃臉,又高又準的白人射手。你可能也知道他是連續兩屆聯盟
三分球大賽的冠軍,今年比賽的時候,聯盟可能擔心佩賈太準讓比賽沒有什麼
競爭性,還特別在他爭冠軍的那一輪投籃中途就按鈴,另外又派球童把他投出
去掉在地上的球再往籃框丟,結果……佩賈最後還是在加賽中把冠軍抱走,雖
然隨後前來訪問的電視台記者還特別問他:「佩賈,如果有機會的話你願不願
意重新嘗試那一記三分球?」

那一記或許可以讓國王拿下去年西區冠軍的三分球。

你也許不知道的是,在宛若天使的臉龐下,其實佩賈也經歷過你難以想像的艱
苦歲月。而比起成名後所帶來的種種物質享受,也許佩賈更希望的會只是親人
的平安快樂。

※※※※※※※※※※※※※※※※※※※※※※※※※※※※※※※※※※

佩賈和他的哥哥南伊德(Nenad),出生在克羅埃西亞的波仁佳(Pozega)-
當然,那個時候它還是前南斯拉夫的一部分,直到 1991 年南國內戰,國家分
裂為止。從一出生,南伊德的腎臟功能就嚴重失調,他無法正常排尿,這導致
腎臟發炎和各種慢性病,而唯一拯救他的方法是換腎手術。1991 那一年,年
僅十四歲的佩賈和他的家人們發現自己辛苦建立的家園在內戰中被摧毀,他們
只能逃難到前南斯拉夫的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

流亡的歲月是艱苦的,尤其當你還需要照顧像南伊德這樣的病人的時候,而佩
賈的球技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早在他們還住在波仁佳時,佩賈就在籃球場上學
習著他珍藏的錄影帶裡喬丹(Michael Jordan)和北卡大學出戰前南斯拉夫國
家隊當中球員的每一個動作。六呎九吋的身高和準確的外線讓佩賈很難在球場
上被忽略,一位貝爾格勒紅星隊(Red Star)的教練邀請他進入他們的少年隊
。兩年之後,年僅十六歲的佩賈收到了來自希臘的歐洲頂級球隊 PAOK 一份五
年的合約邀請。

儘管他在希臘的前兩年完全不能上場比賽─內戰不斷讓所有運動協會都對南斯
拉夫的球員發出禁制令,使得他必須成為希臘公民─佩賈仍然毫不後悔自己的
決定。這份合約讓他的家人在希臘開始了新生活,更重要的是,在 1996 年的
一次練球當中,他的球技讓一位當時前來訓練中心參觀的美國人驚為天人。

他的名字叫做傑夫.派崔(Geoff Petrie),當時沙加緬度國王隊的總管。

1996 年六月二十六日,當聯盟總裁史登(David Stern)在選秀會的第十四順
位費力地唸出佩賈的名字時,聚集在亞哥球場(ARCO Arena)外面等待選秀結
果的球迷們立刻以連串的噓聲,讓派崔瞭解到他們有多麼不滿意這個決定。在
剛結束的球季當中,沙加緬度的球迷在等待了九年之後終於看到球隊首次打進
季後賽,終於一解飢渴的球迷對於未來有更大的期望,他們心目中理想的人選
是該年幫助雪城大學打進 NCAA 冠軍決賽的前鋒約翰.華勒斯(John Wallace)﹔
而如今球隊卻選了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十九歲南斯拉夫小伙子?

球迷們不滿的情緒在得知佩賈由於合約問題暫時不會來球隊報到之後更加高
漲。而派崔在了解當初自己得到了錯誤的資訊,以為佩賈將可以立即和國王
簽約之後,在接下來的兩個球季裡面,他成了不斷來往美國和希臘兩邊的空
中飛人,和佩賈的母隊 PAOK 磋商放人的事宜。

在當時,很少有人能瞭解和諒解派崔的耐心和努力。他擁有一個吝嗇的老闆
湯瑪斯(John Thomas),他的球隊之後有連續兩個令人失望的球季,而球迷
們也在 1998 年終止了他們連續超過五百場讓亞哥球場滿場的紀錄。而儘管
這只是幾年前的事情,但當時和歐洲球隊洽談買斷事宜對大部分的球隊來說
還像是上天竺取經一樣陌生而困難。

衝突是難以避免的。當時和派崔一起前往希臘洽談的律師瑪汀娜(Matina
Kolokotronis)回憶,雙方球隊的代表經常會為一點小細節爭的面紅耳赤
,連她都會激動到當面向對方代表破口大罵。所有人當中,只有派崔從不失
去他的冷靜,永遠自持地獨坐在角落。

並不只有派崔面臨艱難的考驗。佩賈也是。

1996 年的冬天,佩賈在一場希臘聯盟的季後賽當中一次無人防守下快攻上
籃,下來時卻不慎摔了一跤,只聽到「喀擦」清脆的一聲,接著就是佩賈痛
苦的倒在地板上,腳踝和小腿彎曲而成的角度令人怵目驚心。他摔斷了自己
的右腿。「這是我生平看過最嚴重、最可怕的運動傷害。」當時和佩賈同隊
的前魔術隊控衛和前太陽隊總教練史蓋爾斯(Scott Skiles)說。

佩賈懷疑這並不是一件單純的意外。他認為 PAOK 的隊醫讓他服用了過多的
止痛劑,多到當佩賈親眼看到彎曲的小腿和腳踝時才明瞭大事不妙了─而隊
醫們之前只告訴他這是單純的肌肉拉傷。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派崔很像是佩賈在美國的父親。他安排佩賈前來沙加緬
度復健,足足有兩個月,每天早上派崔都親自開車接送佩賈到體育館。而也
是派崔用他的恆心和熱誠打動了佩賈的父親,讓他放心把全家唯一的希望交
到這個大西洋彼岸的陌生人手上。在兩人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是佩賈以他當
時破爛的英文成為了雙方的翻譯。你可以想像佩賈夾在他們兩人中間的滑稽
場景。

復健成功的佩賈在 1997-98 球季以平均 23.9 分和 4.9 個籃板的成績當
選了希臘聯盟最有價值球員,隨著五年合約期滿,佩賈了解他的下一步將是挑
戰全球水準最高的職業籃球聯賽,實現他童年以來的夢想。

然而這一切並不如他想像中的順利。佩賈遇上了聯盟的封館事件,所有人
─包括派崔,對此都無計可施,只能等待。隨著勞資雙方談判進展並不順
利,新球季有可能被迫取消,佩賈當初放棄穩定高薪的希臘聯盟而選擇 NBA
的決定曾經看起來愚不可及。

而當封館球季終於確定開打後,來到美國的佩賈又發現自己必須面對許多
的考驗。除了語言和環境適應問題之外,在球隊裡,他也從一位希臘聯盟
的 MVP 變成多數時間必須在板凳上替隊友加油的後補球員。而在短暫能夠
上場的時間裡,佩賈也發現自己還無法適應強調肌肉和速度的美式球風。

幸運的是,他擁有一位最能同理他初到異鄉雨露風霜的隊友─中鋒伏拉迪
.狄瓦茲(Vlade Divac)。如果說派崔像是佩賈在美國的父親,那同樣來
自前南斯拉夫的狄瓦茲就像是他最好的老大哥。不論在場內場外,早在 1990
年就踏上美國國土的狄瓦茲總能用他經驗積累的智慧和樂天寬厚的性格,
讓佩賈盡快融入新環境的一切;而同樣來自前南國的兩人,也逐漸培養出相
濡以沫的情感。

1999 年季後賽時正逢北約組織轟炸前南斯拉夫,心繫祖國的狄瓦茲每晚都
和親人通電話而難以成眠﹔在佩賈的支持和鼓勵下,狄瓦茲方能夠堅定意志
帶領球隊對抗爵士隊。而當佩賈以替補身分結束他在國王的第一個球季之後
,曾失望地動過回歐洲發展的念頭﹔此時也是狄瓦茲以過來人的身分勸告佩
賈要持續苦練,等待機會。佩賈當時暗自決定,無論後來結果如何,他至少
會在美國履行完這份還剩兩年的新秀合約,之後如果還是不能在聯盟內有穩
定的發展,那他就會回到歐洲打球。

結果,事實證明佩賈短期之內應該是回不去了。因為這個從小在波仁佳街道
上邊打球邊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進 NBA 的孩子,變成了這個全世界最高水準
的職籃聯盟裡面最準的射手之一。

一手將佩賈帶來美國的派崔,在佩賈來到美國的第三年給了他一張六年,合
計四千五百萬美金的合約。這筆錢讓佩賈得以在沙加緬度最高級的生活區幫
全家添購一間高級住宅,他同時還替父母在貝爾格勒也買了一間房子。而佩
賈近三年平均 20 分、5 個籃板和兩度成為全明星球員的表現,也讓四年內
兩度榮獲聯盟最佳行政人員的派崔再添一筆光輝紀錄。

看著全家終於安定下來,佩賈應該是再滿足也不過了﹔然而,此時他一直以來
最擔心的事情卻發生了。佩賈的哥哥南伊德接受捐贈的腎臟在 1999 年底開始
失去作用,這代表著他急需再度接受新的換腎手術,否然生命可能隨時危在旦
夕。

佩賈發現有些事情並不是有錢就一定能夠解決得了。和南伊德一樣急需換腎的
病人還有很多,因此他們只能耐心的等待。在他哥哥病情重新開始惡化的那個
聖誕節,佩賈除了練習和比賽之外沒有離開過南伊德的病床一步,如此的心力煎
熬也明顯影響了佩賈在那一段時間球場上的表現。而在球季當中,只要佩賈留
在沙加緬度的時間,他都會儘可能地帶著南伊德到醫學中心作例行性的身體檢
查,即使一次可能要花上好幾個小時。

「我從沒和南伊德說過像是『我愛你』之類的話。我們是男人。」佩賈一次在
被問到他和南伊德之間的情感時笑著說。「但是他知道我有多關心他的身體狀
況。他知道我希望他能趕快得到一顆新的腎臟,從此能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去年夏天佩賈終於能夠放下心中的這塊大石頭。一位來自南斯拉夫的朋友捐贈
給南伊德一顆腎臟,自此之後,他的健康有了明顯的起色。而從另一方面來說
,這也幫助了佩賈能夠更專注於球場上的表現。

無論佩賈是否搞砸了那個致勝三分球的機會,你可以確定的是,沙加緬度的鄉
親父老們都深愛著他。現在沒有人會再去提起約翰.華勒斯的名字,他們只知
道這個來自前南斯拉夫,在國王從青澀到發光發熱的小伙子是球隊未來的希望
。韋伯(Chris Webber)也許是全隊最重要的、也是最優秀的球員,但佩賈絕
對是全沙加緬度球迷最鍾愛的孩子。

而至於沙加緬度以外的球迷呢?佩賈西區冠軍賽第七場第四節那個關鍵的三分
麵包也許永遠都會在他們記憶裡揮之不去,然而同時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是佩
賈在 2001 年季後賽第一輪第四戰拿下的 37 分,幫助國王這支球隊拿下睽違
二十年以來的第一次季後賽系列戰勝利﹔而也是佩賈在 2002 年季後賽第一輪
第四戰拿下的 30 分,幫助國王擊敗難纏的爵士晉級第二輪。而今年季後賽第
二輪面對小牛的第三場比賽,失去韋伯的國王也是在佩賈的 39 分帶領下,和
小牛苦戰到二度延長才敗北。

如果你還會質疑佩賈在重要比賽的心理素質,不要忘記了在這兩年,他連續幫
祖國前南斯拉夫拿下了一個歐洲冠軍和一個世界冠軍。他在兩項賽事都是球隊
的得分王,並且是歐洲籃球錦標賽的最有價值球員。

簡而言之,他不僅是一位準確的射手,更是近年來世界籃壇最成功的球員之一。

而如果你向佩賈問起這個三分球─不需要憐憫他,他已經因為這個麵包球被隊
友折磨幾千次了─的話,他只會緩慢地、堅定地告訴你:「如果我又一次身歷
其境,我一定還是會出手。並且我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So do I.



*)原文刊載於 2003 年八月號的 SLAM 國際中文版。此處文字勢必將和付印定稿有所差異。

今後在 [Archive] 欄位將會放置個人過去在不同平面或電子媒體刊載的文章。


個人將保留對本文的一切權利。嚴禁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任意複製、使用或剽竊全文,違者將必須負擔所有可能的法律責任。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